网站测试上线,若有不足请多指正。 电话:028-86928062,邮箱:751072579@qq.com

漆器·宋西平

日期:2019-12-24 / 人气: / 来源:四川文学网

  宋西平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四川工艺美术大师、四川省十大民间艺术家
 
  由于成都特殊的地域文化和自然环境,使得成都漆器形成了“精美华丽、色彩丰富、光亮如镜”的特点。这也使得成都漆器成为上可做“居庙堂之高的”的陈设礼器,下可做“处江湖之远”的日用器皿,历代皇家皆视若珍品。
                          
 
  2006年,成都漆器,联同蜀绣、竹编、金银花丝的制作技艺,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可如今,成都漆器却和其他许多传统工艺一样,面临着濒临失传的境地。
 
  宋西平已经62岁了,是现在成都漆器仅有的4位大师级艺人之一。40多年来,她以像对待自己的儿女一般,守护着成都漆器最传统的制作工艺。
 
  成都漆器的兴衰亦是宋西平人生的起落
 
  动作麻利,眼神执着,一点一点的刷。在位于成都市文殊院街的一栋楼房二楼,一个64岁的老人,一丝不苟的制作成都漆器。她就是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成都漆艺代表性传承人、四川省工艺美术大师、四川省十大民间艺术家宋西平。尽管拥有一堆荣誉,但宋西平对待每一件漆器,仍旧亲力亲为。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一晃,她已从事成都漆艺44年,她以自己精美的工艺,守护着传统的成都漆艺。成都漆艺是我国最早的漆艺之一,中国五大漆器之一。
 
  在文殊院街,宋西平的店面并不显眼,但却摆满了一件件精美绝伦的漆器,走进去的客人,都会被这些吸引。
 
  宋西平祖籍河南,1951年生于四川成都。幼时的宋西平,和许多川西女孩儿一样,喜欢剪纸、喜欢刺绣。
 
  1957年,成都市成立“手工业管理局”,其中就有专门制作成都漆器的“漆器社”。当年的“漆器社”聚集了成都在解放前散落民间的许多顶级漆器艺人,使得有着古老制作工艺的成都漆器重新焕发生机。
 
  当年,宋西平的家就在“漆器社”隔壁,她常常跑到生产车间去看师傅们制作漆器。“我看到老师傅们娴熟的往木胎上刻各类花纹,心里暗想,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东西!”第一次见到漆器的宋西平,对成都漆器是“一见倾心”,可是她没有想到,她会与成都漆器结下一生的情缘。
 
  1972年,在三年自然灾害中早已解散的“漆器社”与其他手工艺品制作社,重新组建了“成都工艺美术研究所”,并招进了第一批学徒。
 
  “当时听说他们要招学徒,我想都没想就报名了”,宋西平当时非常高兴,因为她得偿心愿,终于成为了一名漆器工人,可以接触到她从小就喜欢上的成都漆器。可是后来的学徒生活,却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么光鲜。
 
  因为对漆严重过敏,宋西平的手上、胳膊、脖子、脸上长满了漆疮。“当时走在大街上,人家路人就斜着眼睛看你,不知道漆疮的人还以为这个年纪轻轻的姑娘得了什么‘不干净’的毛病”。
 
  “当时真的很苦恼,而且当漆器工人并不是想当年想的只是雕雕花、画画彩,因为木胎上漆之前还要上胶上灰,所以每天都弄得灰头土脸的”当时很多朋友劝她离开,说这种工作不适合女孩子,但是宋西平还是咬着牙坚持下来了,她说她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坚持下来的,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后来的事实证明,宋西平的坚持是正确的。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漆器厂也迎来了最兴盛最光辉的“黄金时期”。“当时全厂工人就有200多人,厂子外面订货的车排成了长龙,一年的盈利最好的时候能达到100多万,这么多钱在八几年,我们想着都心跳。”
 
  可是戏剧性的一幕在九十年代初又发生了,国营企业改制、产权问题、债务问题、人事问题……漆器厂“极盛而衰”,又一次“倒下了”。这一次“倒下”,让成都漆器陷入了发展的最低谷,甚至走向了“濒临灭绝”的境地。
 
  下岗后的宋西平有些不知所措,她不明白,这么大的厂子怎么说倒就倒了?她更不知道,自己做了半辈子漆器,厂子倒了,她还能干些什么。
 
  后来,在一次去杭州旅游的途中,她发现苏杭地区有很多手工艺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室”。“为什么不自己干?”,一个念头从宋西平脑子里闪过。“回到成都以后,我就开始着手自己在家试着制作成都漆器”宋西平说,可是丢了多年的东西,要重新拾起谈何容易?从选材到制作,没有钱就到处借,没有工具就自己做,宋西平凭借着超乎寻常的毅力,和她在漆器厂扎实的功底,让成都漆器“起死回生”。
 
  如今宋西平有了自己的“漆器工作室”,有了自己的店面,有了“四川工艺美术大师”“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等诸多头衔,很多人都知道她的漆器代表了成都漆器的最高水平。
 
  可是她说这些都不重要,成都漆器的兴衰就是她人生的起落,他的生命已经和成都漆器没有办法分割了,他说她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成都漆器重拾昔日的光彩。
 
  价格不菲的成都漆器为何面临失传境地
 
  漆器工艺在中国已经有7000多年的历史了,而成都是漆器最早的发源地之一。战国、秦汉时期,成都漆艺的水平已经相当发达,而在汉代,蜀郡、广汉郡已是全国漆器生产中心。
 
  长沙马王堆汉墓、湖北江陵凤凰山汉墓、贵州清镇、平坝以及蒙古诺音乌拉、朝鲜平壤王盱墓、古乐浪郡等地先后出土的汉代精美漆器,都刊有“成市草”、“成都饱”、“蜀都作牢”、“蜀都西工”、“成都郡工官”等铭文,这些足以佐证“成都漆艺”在历史上曾远销全国各地,极盛一时。
 
  “成都的气候特别适合制作漆器”宋西平说,阴干是漆器制作的一道非常重要的工序,合适的湿度和温度能够提高漆器品质,缩短生产周期,而成都的的气候是最适于漆器阴干的。
 
  由于成都特殊的地域文化和自然环境,使得成都漆器形成了“精美华丽、色彩丰富、光亮如镜”的特点。这也使得成都漆器成为上可做“居庙堂之高的”的陈设礼器,下可做“处江湖之远”的日用器皿,历代皇家皆视若珍品。
 
  “现在成都漆器的市场价格是比较高的,一般工艺复杂一点的、器型大一点的一般都可以卖到十多万元。”宋西平介绍说。
 
  按理说,有这么高的经济价值,应该有很多人愿意来从事成都漆器的加工制作才对,可为什么还会面临失传的境地呢?
 
  “制作成都漆器制作成本高、周期慢,我想这是很少有人愿意学习它的原因”,制作成都漆器从挑选木材、制漆到制胎、上灰、上漆、打磨、推光一共有70多道工序,就算在所有材料、工具都现成的情况下,制作一件普通的成都漆器也需要大概100天的时间,所以成都漆器回利很慢,一般人也不愿意做这个。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制作成都漆器十分辛苦,旧时就有“漆工不如劳改犯”的说法。一个学徒要能独立制作成都漆器至少需要3年学习时间,制作的过程中也需要人静得下心,因为制作的70多道工序中只要有一道出错,作品就废掉了。
 
  “所谓‘水磨漆’,就是指成都漆器的打磨需要在水中进行,所以漆工的手有很长时间要泡在黑乎乎的漆水之中,所以漆工的手一般都是被漆酸渍的水泡和口子。”
 
  “现在的年轻人,没有多少人能吃得下来这个苦”“现在能做成都漆器的人不足50个”宋西平深深的叹了口气。
 
  由于现在成都漆器依然使用天然漆,采用纯手工制作,漆树越来越少,割漆的人越来越少,使得原材料的匮乏又成了成都漆器制作工艺传承的又一大难题。
 
  由于常年与漆打交道,宋西平对全国各地的好漆都了然于胸。她说,自己使用的天然生漆,就来源于西岭雪山等成都周边的地方。由于经常用漆,眼力也非同一般。她告诉记者,自己看了热播电视剧《芈月传》,“从《芈月传》中使用的漆器,就可以看出漆来源于荆州。”
 
  文化遗产只有存于百姓之中才可得传承
 
  2010年,宋西平带着她的成都漆器赴北京参加“100名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师手工技艺展”,当时就有一位老板开出天价希望和宋西平“合作”,但提出的要求是宋西平只能给他的公司提供货品,并且不能再参加任何展出和交流。
 
  “不让我展出和交流,那别人怎么知道还有成都漆器这么个东西?传承它还有什么意义?”宋西平最终拒绝了别人看来可以“一夜暴富”的机会。
 
  “有一天,一个客人对我说:‘宋老师啊,我非常非常喜欢您的漆器,可是,我买不起。’这句话深深触动了我,我想我需要改变些什么。”
 
  过去,宋西平的漆器作品以销售高端艺术品市场为主,一般老百姓对成都漆器知之甚少,所以成都漆器产量极低,就是宋西平自己一年也只能创作十余件作品。
 
  “放在博物馆柜台里的东西之所以成了价值连城的宝物,不是因为它本身有多珍贵,而是因为它已经没有了生命”宋西平说“文化遗产只有存于百姓之中,存于百姓的日常生活中,它才有生命和活力,它才可以传承下去。”
 
  “我下一步的目标就是,开发适合大众的成都漆器产品,让普通人也能用得起,也能欣赏得起”。
 
  “而成都漆器大众化势必需要把这个价格降一降,但是降价不等于粗制滥造,不等于降低质量,这样只会砸了成都漆器的招牌。”宋西平说:“我们降低生产成本唯一的办法就是提高制作的熟练程度,尽量减少废品率。另外还可以开发一些小件的、实用性的器具。”
 
  宋西平现在已经年逾花甲了,可是总是闲不住,她说她唯一的爱好就是制作漆器。最近有不少人说想跟着她学制作漆器,她高兴得连着好几个晚上都失眠,她盘算着:不收学生们一分钱学费,每个月给学生点生活费,另外再给他们提供午饭……
 
  “随着老百姓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对于传统文化的态度,对于艺术欣赏的追求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我觉得我们成都漆器的未来一片光明!”
 
  谈着成都漆器未来的发展情况,宋西平的眼里满是希望。
 
  宋西平制作的漆画“文君听琴”、“雕锡鲤鱼大攒盒”、“雕花填彩大漆圆盒”等数件漆器精品被中国工艺美术馆珍品馆和国家图书馆收藏。作为成都漆艺的传承代表人物,宋西平有一大批为人称道的作品。但常年与天然生漆打交道,自然少不了漆的困扰,这是每一名漆工艺人不得不遇到的折磨。
 
  成都漆艺工序繁多,制作细致,耗时久长。制作一件成都漆器需要经过72道工序才能完成。以天然生漆,实木为原料,胎体不拘,做工讲究。木胎的木材大多选用楠木、柏木、香樟木、桐木等,装饰技法尤以雕花填彩、雕填隐花、雕锡丝光、雕漆针刻、精细彩绘、隐花变涂等极富地域特色的髹漆技艺闻名于世。
 
  “你看,这就是做底胎,光底胎我就要做5道以上。”宋西平告诉记者,做一个好的首饰盒工序包括底灰、打磨、上底漆、彩绘装饰、阴干等。其中,底灰,就要做5道以上。
 
  宋西平非常注重漆器品质。她说,自己是全手工做漆器,“凡是机械化生产的东西,不叫传统漆器,机械化是喷漆,而我们是刷漆。”因此,手工漆器的一般生产周期为4个月,部分精品漆器,还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心血去“精打细磨”,有的甚至要花费两三年时间。
 
  她说,自己茶具、碗、盆都做,一批次一个品种一般做二三十个,“基本上是上半年一批,下半年一批,保证品质,每一件卖价在1000元左右,虽然做工精益求精,但价格要让大众能够接受。”
 
  作为一门传统技艺,成都漆艺也需要继承弘扬。宋西平的女儿就是其中之一,“我的女儿很认真,长年累月的学习。”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外地学徒慕名而来。
 
  其中让宋西平印象深刻的是一个贵州遵义的小妹,在上海工作了两三年,专门辞职了过来跟她学,花了两年时间,现在都在苏州做漆艺了。让宋西平欣慰的是,部分年轻人对成都漆艺仍然充满兴趣。她说:“有一个沈阳的小伙子,也是一个大学生,特别喜欢漆,在沈阳没找到专门的师傅,便联系上了我,他是学艺术的,已经电话联系了,过年后就来,他特别想来学。”
 
  宋西平说,如今,成都漆器却和其他许多传统工艺一样,面临着濒临失传的境地,希望越来越多的人一起来传承成都漆器最传统的制作工艺。

作者:向仕才

主管:成都市青羊区委宣传部 备案号:蜀ICP备18000284号-2 承办:四川满江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成都易龙易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9-2020 成都市青羊区委宣传部 all rights reserved,Powered by elonge.com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