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测试上线,若有不足请多指正。 电话:028-86928062,邮箱:751072579@qq.com

再谈青羊肆与青羊观

日期:2019-12-16 / 人气: / 来源:百度

  成都最老的道教宫观青羊宫,与春秋时两位哲人——老聃关尹联系在一起,留下重要的文化信息。其来历,《太平御览》卷一百九十一引《蜀本纪》有述:
 
  老子为关令尹喜著《道德经》。临别,曰:“子行道千日后,于成都青羊肆寻吾。”今为青羊观是也。
 
  《太平寰宇记》卷七十二所引《蜀本纪》文同。这一段最早传说有两个关键词:“青羊肆”是春秋时的,“青羊观”是西汉初的,它们不但为青羊宫得名奠基,而且也是青羊区名称的渊源。但“肆”和“观”究竟是什么情况,对成都文化有何关联?今人对此还有些模糊认识,虽是个老问题,但仍有仔细推敲的必要。
 
  “肆”字古义有宰杀和祭祀的因素,春秋时有关杀祭的贸易场所,多称为肆。《论语》就有“子夏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之语,《说苑·杂言》和《孔子家语·六本》皆载有孔子的话:“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这种鲍鱼之肆,主要是前店后厂的商铺,具有收购、加工、销售多种功能,亦即《庄子·外物》庄子说的“枯鱼之肆”。此类铺子收购鲜鱼,风干吊起成为枯鱼,气味不大;用盐腌制谓之鲍鱼,就很腥臭。
 
  依此类推,成都的青羊肆,一方面收购活羊,一方面加工羊皮和卖羊肉,由于四川方言以“青”形容动物时有雄性的意思,故青羊肆应兼有配种站或良种站的功能,相当全面。这种一条龙服务的行业文化,应当是成都的独创,值得今人借鉴。
 
  古蜀地域内以养羊为业的氐羌民族占很大成份,祭祀或饮食以羊肉为主,造成川人冬至一到就热衷于吃羊肉的风习。宋代都江堰李冰儿子二郎受蜀人崇拜,六月祭时动辄杀羊以万计,地方政府的主要财政收入竟是羊税,恐怕先秦的青羊肆盛况也不亚于此。老子约关尹在成都见面,就因为此地远近闻名,地方好找。可是现今新修的成都“青羊肆”,与历史上的功能便差得太远了。
 
  再说青羊观,地址在青羊肆附近,遂有此名;因汉初还没有道教,所以绝不是道观。《尔雅··释宫》“观谓之阙”,郭璞注“孙炎曰:宫门双阙,旧章悬焉,使民观之,因谓之观。”国都里的“观”是一种石砌的高大建筑,政府的文告就挂在上面,而且人上去还有瞭望功能,便于防火防盗。可是成都缺乏石料,这种瞭望台往往利用天然剥蚀出的丘陵,或者人工堆土筑成,如城中武担山,城北赛云台、羊子山,乃至五块石之类。笔者推测汉初的青羊观,就是现在青羊宫里的降生台、说法台两个土堆,类似双阙,可以登临瞭望。北宋贾善翔《犹龙传》提到老子在青羊肆那里说《元阳经》:“今肆在成都西南数百步;中和二年(882)获灵砖之所,诏建青羊宫是也。又有降生台、元阳台遗址存焉。”南宋谢守灏《混元圣纪》也说:“今成都府有青羊宫及降生台、元阳台之址存焉。”又说“成都府西南二里,有古青羊肆。老松修竹,岗阜连延,人或居之,率多变异,不可轻犯。民间因立屋宇,奉香火以敬事之,号玄中观。”并没有称作青羊观。明曹学佺《蜀中名胜记》引宋代《古今集记》也说:“老子乘青羊降其地,有台存观中。”可见土台历史十分悠久。
 
  唐宋人提到青羊宫,多举那里的高台和竹林为标志。如晚唐杜光庭《道教灵验记》里有一篇《青羊肆验》,开头就说明“成都青羊肆在正见坊,罗城之外。”那里是“老君自说经台上升入太微”之地。“修竹荒台,岿然存矣。”宋何耕《青羊宫》诗:“缥缈百尺台,突起凌半空。凭栏俯修竹,决眦明孤鸿。”宋孙应时《和共父(朱熹)游青羊宫》诗:“双台隐空曲,万竹护清空。”只谈竹林和双台,现在的青羊宫内“三台”的紫金台,是后来歌颂李世民堆出来的。
 
  关尹究竟到过成都没有?民间传说内容的真假不必深究,但这种传说起于道教建立以前,就不能说是道士们的编造,所以道教完全无须负责。由于先秦诸子百家里有神仙家一派,与道家合流,老子关尹都是道家的祖师,《庄子·天下》称赞他们为“博大真人”,形成这种传说也比较自然,但把神话放在成都市,则说明西蜀有神仙家的土壤,《山海经》里的不死药、不死国都位于西蜀,所以张道陵创立天师道也选择于此。笔者统计过刘向《列仙传》里的神仙,有1/10是蜀人,占很大比重。道教建立后,青羊肆传说就固定了下来,一直为历代传诵。
 
  唐代道士王悬河《三洞珠囊》所录《文始先生无上真人关令内传》,题为鬼谷子所撰,将《蜀本纪》几句话延伸为一篇小说:“老子以无极元年,岁在癸丑,十二月二十八日日中,作《道德经》上下二篇,以授(关尹)喜。”老子临去时告诉关尹:“子千日以后,于成都市门青羊之肆,寻吾可得矣。”关尹刻苦修炼,千日之后居然能够飞行,甚至入水蹈火也不害怕,“今道已成,乃往成都市门青羊之肆,寻老子。经日不见,昼夜感念。”到了第九天,见一人到青羊肆来买青羊,忽有所悟,便问那个人:“你何故天天来买这个青羊?”那人答道:“我家有个贵客,爱好青羊,故使我买之也。”关尹说:“我以前与那个贵客有约,在此等待。你能为我传达一下吗?”随即拿些珍宝送他。那人说:“好吧。君但随我去,我一定转达此意。”关尹说:“那么,就请说‘关令尹喜在外。’”那人就照办了。老子听说此言,便喊“快来!”于是拂衣而起,登自然莲华之座。问关尹“别后三年之中,子读经何得?何失?”关尹拜而自陈:“奉教诵经,令喜得常存不死也。”老子说:“子昔愿从吾远游。道已成,可以游观天地八紘之外也。”于是两人就往西方各国而去了。这里的传说老子并未转世化生,但《混元圣纪》所载却又是一种说法:“老君以甲寅年升天,至乙卯岁,复从太微宫分身,降生于蜀国太官李氏之家也。”关尹到其家,庭宇忽然高广,涌出莲花之座,老子化为数丈白金之身,顶有圆光,坐在莲花之上,举家见之非常惊怪。后来老君为太官圣母说《元阳经》,其家长幼二百余口,即时拔宅升天。这种说法后来成为主流,因此唐乐朋龟《西川青羊宫碑铭》说:“青羊肆者,按《本纪》则太上玄元大帝第二降生之所。”
 
  无论传说如何变化,唐代以来,后人都承认青羊宫原址就是上古的青羊肆,而且是老子关尹会面的地方。如唐僖宗《改玄中观为青羊宫诏》言二人“约后会于青羊之肆,便乘云驾,俱入流沙。仙记传闻,地图示载。”杜光庭《道教灵验记》“尹喜千日修行,功成入蜀,寻觅青羊肆,得见老君,即其地也。”明何宇度《益部谈资》“青羊宫在城西南,竹树青葱,殿宇宏丽,宴会多往焉。昔老聃谓关令尹喜曰‘后于青羊肆相寻’,即此地。”明天启《成都府志》“青羊宫:府治西南一十里。老子谓关令尹喜曰:‘后于青羊肆相寻’。即此。本朝蜀府重建。”清安洪德《重修四川青羊宫碑记》说,《道藏》记老子西行至函关,以《道德》五千言授关令尹喜。“临行曰:‘千日后,可至成都青羊肆相见’,言讫而去。”“事载志乘,后人为之建祠,而青羊宫遂以名。”口径非常统一。
 
  还要交待一下,东汉原始道教建立以后,由于青羊肆那里有神话基因,附近居民视为圣地,不敢随便进入走动,据说走动的人常常蒙受各种灾祸,民间便自发建起一座道观以消灾祈福,名为玄中观,恐怕六朝时期就有了。南宋祝穆《方舆胜览》卷五十一指为青羊观:“老子谓关令尹喜曰:‘后于青羊观中相寻’。因立观也。”可能是个误解,清芮福森《重建二仙庵吕祖殿碑记》据以讹传:“成都县离城三里许,有青羊宫,其来久矣。初名青羊观,李唐尊老子为始祖,因更名为宫。”实际上道教并没有“青羊观”这个正式名称,或许民间有这种叫法。隋代成都的出名道教宫观是柳荫街的玉局观,相传是太上老君对张天师说法的地方,而且是道教二十四治之一,玄中观只是个小庙。
 
  玄中观经过中唐时期“安史之乱”,几个世纪没有得到维修,殿宇逐渐破败,香火逐渐冷落,当围墙倒塌以后,道士无力修缮,只好听之任之。附近居民进入庙区开荒种菜,道人也未干涉,于是渐渐变成菜园。再往后来,庙地慢慢变成私产,有些人盖上草房,在那一带安家落户。不过有一片茂密的竹林依然如故,旁边一株古松十分挺拔,成为青羊肆的历史性标志。
 
  杜光庭《青羊肆验》记有晚唐的一个历史事件,那时有个流动商贩杨玫在成都做生意,因青羊肆这里离市场近,无论进货、存货,生活起居,都比较方便,便想方设法买了三间草房,住了下来。附近邻居都警告他说:大松树底下、竹林之中不能随便进去,更不能在里面大小便和倒垃圾,杨玫牢记这些忠告,对那块圣地经常保持敬畏。
 
  有一天,他从市场回来比较晚了,穿过竹林时,见到一位老人在那里休息,心想老人是不是迷了路、受了伤,这么晚了,怎么还坐在荒僻之处不想回家?于是上前行礼问讯。老人见他人很真诚,便说自己没有什么难处,但要告诉他一些心腹之言。杨玫就蹲在老人身边,听老人告诉他未来大约十年之后,此地会热闹起来,这里就不能久住了,叫他早打主意。杨玫说这里离市场近,实在舍不得搬走。老人却说:“我以前就住在这里,现在想修一间大房子,请你帮忙解决。”杨玫跪下来说:“我拿不出钱来帮你修房,出点力气倒是可以。”老人便站起身来,往竹林里走了几步,将手里拿的竹杖敲打着一块地面,对他说:“这儿埋着不少金子,足够你修好几间楼阁。你把金子挖出来,只管修建就是了,木板殿阁和楼上栏干必须修得周全、用不完的钱就算报答你的劳动,尽快在外郡买间新房赶紧搬走,这些事可不要对任何人讲呀!”
 
  杨玫谢过老人,便抓紧回家拿挖土工具,想趁天没黑把金子挖出来藏好,却忘记问这位老人的姓名。及至再到竹林里挖宝时,老人已经走了,他挖了两三尺深,就挖出被砖头覆盖着的大瓷瓶,里面藏有三四十两黄金,他把金子取出来,把瓶子放在大松树下,次日直接去找泥水匠、木匠、瓦匠,设计殿宇,购买材料,平地铺砖砌墙,安梁立柱,修好斗拱和板阁栏杆,最后建成一座16根柱子支撑的宫观。其中一面墙壁,不敢画图象,只用石灰涂抹,安排香案供养而已。后来他听人说这里原有个龙神庙,心想那个老人也许是一位龙神吧?于是便姑且把新修的宫观叫做龙神庙。
 
  庙宇修好后,杨玫就离开了古青羊肆那块地方,到彭州安家,以卖酒为业,最终发了大财。到乾符三年(876),杨玫也老了,那里的地产便卖给在度支院任职的陈评事,又过了近两年,陈评事随同高骈调往江陵,这块地产便卖给了军人兰肇。
 
  中和元年(881)唐僖宗逃到蜀地,打听到这里原是老玄中观的所在,次年八月二十九日,便派“帝房宗室”李特立,告诉庙中住持道士李无为,当天夜里设醮祈真,他要亲自参拜祖先老子。在举行大礼时,大殿东南的竹林中,忽然有个弹丸大的“虹光”,冉冉升起,而且越来越亮,次晨僖宗命人在发光的地方挖掘,结果出土一匹古砖,长1.15尺,宽0.74尺,厚0.13至0.18尺,重12斤,上有花纹,中间有六个2寸见方的篆字,文为“太上平中和灾”,预告黄巢叛乱会很快平息。当年九月十三日,僖宗隆重下诏,赐钱二百贯收赎庙地,再用一千八百贯新修屋宇,并将玄中观改名为“青羊宫”,从此定名至今。
 
  回顾青羊肆历史的文化意义,一是成都早就有独特的商贸文化,服务全面;二是蜀人重视道家传闻,接受道家旨意:三是雅好古典传说,注重保存古迹;四是有文化包容性,对外来宾客持欢迎态度,所以常有高人相约入蜀。

作者:冯广宏

主管:成都市青羊区委宣传部 备案号:蜀ICP备18000284号-2 承办:四川满江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成都易龙易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9-2020 成都市青羊区委宣传部 all rights reserved,Powered by elonge.com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