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测试上线,若有不足请多指正。 电话:028-86928062,邮箱:751072579@qq.com

我所了解的成都二仙庵

日期:2019-12-16 / 人气: / 来源:百度

  修建于300年前的成都二仙庵,曾是一座颇负盛名的丛林宝地。我于1935年至1937年间在二仙庵所办的中药铺作学徒、店号,并受过二仙庵的代戒仪式,少不了与道众有些交往,故了解一些二仙庵的历史和内情。
 
  一、二仙庵的历史
 
  二仙庵即现在的文化公园,与青羊宫一墙之隔。二仙庵与青羊宫大不一样,青羊营是山门临街,而二仙庵则隔街数十武(古时以六尺为步,半步为武),山门与八卦亭相一致。大山门为双扇门,八字粉墙,大山门上悬银灰色底佛青色匾额,书“二仙庵”三字。进山门正中为王灵官神像,左右两边的小神为土地、龙神。灵官堂殿左侧为“云水堂”,右侧为门头师住所。灵官堂背后空坝正中立一小型石壁,传为张三丰手迹。再进第二层中为“穿堂”,有楼,左右置钟、鼓,中间祀“玉皇”。穿堂连接左右廊房与正殿“吕祖殿”,形成一大四合壁。左廊房共七间,外为客堂。后院为监院住地,并有小客厅,为监院与客、寮、库、账等职事吃饭和议事之所在。监院后临近花园,为退院方丈(总当家人,传戒时称律师,平时称方丈)领地。监院和退院方丈均设小厨房,设有厨头、火头、菜头等职。右廊房专作堆放什物和粮食之用。正中为三大开间之“吕祖殿”,是为主体建筑物,每逢朔望、“祖师”生辰、重大节日,均于此殿诵经礼拜。传戒时三次大戒,所有受戒人等均于此集中叩拜听受戒律。“吕祖殿”左右通道之侧房,左边为库房、寮房住处、库房专管收藏粮油、传戒法物、作法事之全套设备;寮房收管农用器具等。右侧为账房,凡现金、账目、传戒的绣衣、幢幡等,均归账户收管。
 
  “吕祖殿”后右侧下阶有一亭,名“来鹤亭”,中塑有吕纯阳、韩湘子二仙骑鹤之像,传为清康熙年间四川按察使赵良壁遇二仙博奕处。正中一殿名“二仙殿”,为后来新建,塑有吕纯阳、韩湘子、张天师、虚靖天师之像。左右廊房为道士们住所。“二仙殿”后为“半姆殿”,院内花木葱茏,幽静无尘。两侧廊房称圜堂,平时不用,传戒时为受戒道众居住、学习礼仪戒彳律之所。“斗姆殿”平时不开,仅传戒时打开,供三大师出入。“斗姆殿”左侧一小门常闭,进门后便是方丈堂,颇为幽静,左右两边均为方丈与退院方丈住地,设有小厨房,节日传戒期间,招待社会知名人士和主面施主等。“斗姆殿”左侧有“丹台碧洞书房”,专卖道教经典和相关书籍。
 
  二仙庵建于何时,尚有一段历史传说:二仙庵原系青羊宫之花园,专作接待官府之用。清康熙初年,有“龙门派”第十代道友陈清觉者来青羊宫“挂单”居住于此。陈清觉,字寒松,为青城山“常道观”(即天师洞)道士(现“天师洞”后“三皇殿”内有汉白玉石碑一块,刻有其姓名)。他到青羊宫“挂单”后,因非青羊宫直系,性好清静,不同于一般道士,便被分到花园担任守护和打扫之职事。
 
  某年某日,四川“按察使”赵良壁到青羊宫进香,被招待于花园内。赵按察游于园中,遇陈清觉,见其道貌岸然,非同一般,与之语,大奇之,二人便促膝而谈。陈清觉学识渊博,精通儒道经义。片语之后,赵按察遂邀陈到其署中,陈婉言谢辞。赵按察数次使人相邀,皆被谢辞。赵按察更加钦佩,每于公余之暇,不带随众,微服前往拜谒,过往既密,二人便结为莫逆之交,而陈清觉厌于城市繁嚣,乐于住此。此事一时未果。有次赵按察访陈清觉,陈适他去不遇,遂信步至一处,见有二道人相对奕棋。一像貌清癯,一年略少。赵按察亦精于此道,便立旁观之,二道人亦不顾。赵见其对弈之局势,全非自己所知,愈觉奇。片刻奕不终而二道起,抚掌大笑。倏忽间,二道人化为二只白鹤冲天而去。赵按察正惊愕间,适陈清觉还。赵按察语其所见之异,陈清觉曰:君所见者吕纯阳和韩湘子二仙也,君有仙缘,方能遇之。赵按察大喜,回署后,使拿出自己俸银,并向同僚富户筹募资金,买田二百八十余亩,就青羊宫花园,修建“二仙庵”庙宇,以作陈清觉住持之所,并将陈清觉之事迹上奏清廷。清帝康熙敕持陈清觉为“丹台碧洞真人”并题“二仙庵”匾额及诗。诗云:“赤龙黑虎各西东,四象交加戊己中,复姤自兹能运用,金丹谁道不成功。”匾额及诗,俱勒石,存庵中。后赵按察辞官亦潜修至道。陈清觉乃招徒弟,传宗接代,是为二仙庵丹台碧洞宗始祖。陈清觉羽化后,葬于二仙庵花园内,现已无存。
 
  二仙庵初为私庙,师徒相承。大约光绪年间,该庙寮房李某,私自将庙产,私自将庙产二十亩出卖,即解放前二仙庵右侧之土地。路左二十余亩,由二仙庵道众自种自食。李某出卖土地后,卷款潜逃。他任寮房时,曾于二仙庵山门前栽楠木数十根,解放前已经成林。
 
  二仙庵自李某偷卖土地后,又因争夺继承权问题,吵闹不休,后本庙道众和外来挂单道众商量之后一致认为:要摆脱困境,只有化私庙为公庙,方免今后纷争。大家一致同意,推选出云水堂主一人,其余所有道众均背上单夹(即行李)一齐走出山门,每个道士均履行挂单手续,然后再进庙门。又共同协商,不分直系和外来重选执事。彼此,庙产属道众共有。还商量派出大批道众,由监院蒙水安率领,前往北京“白云观”受戒。庙中大事,选出数人负责。受戒后请求“白云观”传给衣钵,在二仙庵开旗传戒。蒙永安等在“白云观”受戒,向“白云观”提出传戒的请求,“白云观”允其所请。受戒期满后,从受戒人中,选出蒙永安、王妙生等人进行半年的培训,使其掌握全套传统传戒仪式,并发给传戒一切设备。蒙永安为“律师”(即方丈),安排传戒准备工作,并经成都县认可,于年终开始传戒。所有本庙道众,均接受传戒洗礼。蒙永安只传戒一次,便患重病猝死来不及传授衣钵。一时群龙无首,后经众戒待公举王妙生继任“律师”,主持下期传戒。由于传戒继承人均系生前举行传授仪式,而蒙来不及传授便死,葬于二仙庵山门右侧,用墙垣围住,以区别于一般道士之坟墓。其大小仅次于陈清觉墓。
 
  中国道教自丘处机创全真道龙门派,其谱系原为四十代,后经康熙皇帝增加六十字,是为一百代。其谱系名称为:“道德通玄静,真常守太清。一阳来复本,合教永圆明。至理宗诚信,崇高嗣法新。世景荣为茂,希微演子宁。未修证仁义,超升云慧登。大妙中玄贵,圣体全用功。虚空乾坤秀,金木性相逢。山海成绩龙虎交,莲开现宝心。行满天书诏,月盈祥光生。万古续仙好,三界都是亲。”
 
  由于蒙永安在“白云观”受戒时,“白云观”的传戒律师是“明”字辈。而蒙永安受“白云观”所授衣钵,自然就成为“至”字辈。因此他传戒的法号就是蒙至安。王妙生接受衣钵后,便是蒙的弟子,称王理生。
 
  王妙生为人处世,表面慈颜善目,但内心叵测,又贪权谋利。他传戒十余届都不交出衣钵,道众啧有烦言,不得已将方丈衣钵传与监院熊某(失其名)。熊某生性颟顸,亦贪权好货,因其庸懦,易于制服,因此王妙生虽身为退院方丈,而庙中大权实为他暗里掌握。熊某任方丈数年后,因监院突然病死,庙中一时选不出监院来,便由熊暂代。这本是一件不合理的事,而熊以方丈兼监院之职不主张重选监院,一人独揽大权,道众愤愤不满。王妙生明知此事不妥,便使出弃车保帅手法,暗中挑动执事和道众,进行倒熊的阴谋活动。一夜,熊某正在方丈堂闲住,全庙执事和道众云集于客堂,逼熊交出监院之职。王妙生假作不知此事,叫其待者(等候方丈道士)范至福通知熊某,迅速到客堂去辞去监院,不然问题闹大了就收拾不了。熊某无奈,到客堂向道众顶礼认错,交出监院职务。众人推选知客师申宗筠为监院。道众对熊仍任方丈之职,要熊某交出方丈衣钵,但传与谁人?申宗筠初任监院,不合入选;其他人又不中意。于是王妙生暗中活动,由他继续出任方丈。熊某无法,只好将衣钵传与王妙生。当时熊某衣钵是“宗”字辈,现又传衣钵与王妙生,王成为熊的衣钵继承人,于是又成了“诚”字辈。
 
  王妙生又当了几届方丈,道众们认为王妙生贪得无厌,也产生不满情绪。王见事不妙,才将方丈衣钵传与监院申宗筠。
 
  申宗筠,字竹青,人称竹青方丈,不知何地人,生年亦不详。解放后数年方死。申系幼童出家(道教称幼年出家为童子,中晚年出家为半路出家),性和善,不与人争。在二仙庵数十年,深受道众爱戴,其衣钵为“信”字辈,至此二仙庵便有两退院方丈。
 
  申宗筠任方丈后,道众又选知客赵理泰担任监院。赵理泰,字各阳,四川西充人。赵于二仙庵受戒后,居庙中二十余年,历任各项执事,为人刚直不阿,素与王妙生不协,崇尚节俭,善于理财,从不乱耗一文,道众皆敬服。他对一般道众,按庙规公平处事。王妙生挥霍无度,暗中掌权,但其用度超出范围时,赵理泰按庙规一概不给,写条子来要,都被硬顶回去。王恨之入骨,欲去之而后安。1936年春节,按庙规凡有执事道众,包括监院在内,都要向两个退院方丈和现在方丈贺年顶礼。春节一早,王妙生却来监院住地向赵理泰顶礼,赵一时不知所措。赵自知王对他不满方有此行动,事后遂托言身体有病,辞去监院职务,成为二仙庵建院以来第一个退院监院。监院一职由知客师邹率一升任。赵理泰于1937年病故,我曾参加丧仪(因我是他药房徒弟,又受戒拜他为师)。当时因安葬赵理泰,展开了一场争论。照旧规赵只能埋于庙外坟地,但大多数道众怀念其一心为公,替道众办了不少好事(如自己开设中药铺为本庙无执事的道众、或收入少的免费服药治病等),提议葬于庙内花园。本来花园只葬有开山山祖师陈清觉,而道众们强执要办,王妙生见众怒难犯,也只得同意。
 
  申宗筠究竟传了几次戒,因我于1937年离开,未了解此事。邹率一于1983年被暴徒打死,当时成都各新闻媒介都有报道。这便是二仙庵传戒经过。
 
  二、二仙庵的各种道职
 
  方丈:又称律师。言其精通戒律、堪为人师,在传戒期间,代表太上道君传授法律。一般方丈系客位,不管庙中事务,传戒以后,便退居后院,或反脚庙。而二仙庵则不然,方丈皆住庙内,凡庙中大事,皆由方丈和监院会商决定,而方丈之权更大,可否决监院之提议。方丈又需由长于交际,学识渊博,道行精进,能力强者为之。方丈任期数年或十年不等,退院后称退院方丈,待遇与现任方丈一样,所有开支,全由庙内公款支付。方丈可大量招俗人为弟子,而妇女界为多,每年三节和生日,众弟子送来礼物钱财,以小厨房丰盛素斋招待,全由公费开支。各知名人士则多赠以书画、诗文和古玩,方丈可谓名利双收。
 
  监院:又称当家,为寺庙实际主持人,管理全庙大小事务,为方丈的候选人和继承者,地位虽低方丈一等,而实权过之,方丈用度超过规定,监院可以否决。但此规定在二仙庵难以招待。监院人选与方丈相同,更重要的是能善于计划,做到收支平衡,每日与知客、寮房、库房、账房商量庙中事务,大事由监院决定,小事分由客、寮、库和其他执事办理。
 
  知客、迎宾:知客师是全庙的外交人员,主管接待宾客,协助监院处理庙中大小事务,又为监院的后补者。知客人选至关重要,必须学识渊博,戒行精进,长于实际,如工作不能达到要求,可以免去重选。迎宾为知客之副,经过培养,可以上升为知客,不负众望,改调他职,知客师可有数人,但必有一首席。
 
  寮房:专管全庙劳动和建设事项。管理农活,督饬修建,管理一应农具和什物。坡头一至数人副之。
 
  库房:专管全庙生活用品、经典、传戒用物、在外做法事之一切用具,并可出租作法事之用物。
 
  账房:专管全庙经济收支,凡银钱管理和使用,都要通过账房。全庙道众每月月钱亦由账房发放。据1936年情况,方丈和退院方丈每月月钱铜钱四吊,监院三吊六,客、寮、库、账二吊八,其他执事二吊四,受过戒的道众无职事者二吊,未受过戒的道众有职务者一吊二,无职闲散道众八百文。我初作学徒,每月八百文,作店员后,每月二吊。
 
  客、寮、库、库称为四大板首,为监院之辅,另有“三都”、“五主”、“一十八头”等职。
 
  三都:为都堂、都讲、都事,选庙中年高德重者授之,实为闲职。待遇次于监院,但不常设,二仙庵无此职。
 
  五主:即堂主、殿主、厨主、经主等。堂主,如“云水堂”主,专管道士挂单之职。挂单后,三日之内住在云水堂内,食宿于此。三餐茶饭,全由“云水堂”主领取分与道众食之。三天客饭后,愿走者辞别出外,不走者,如在本庙受过戒或他地受过戒,则转到各处担任执事和闲住。未受过颧的道众,转归寮房管理,从事农活和修建任务。凡本庙老弱病残道众,由住庙内,由“养生堂”主照料其生活和医药。
 
  殿主:如吕祖殿、二仙殿,均设殿主一人,而以吕祖殿主是一肥块。担任殿主者,可以出售香腊纸线,卖给求签都签票,对善男信女请求布施。每年花会期间和初一、十五等节日,更是一股分享所得。其人选多为在庙年久,有功劳年老道众为之。
 
  厨主:为大厨房主管伙食者。由于二仙庵道众增减易动大,传颧期间人数多达二、三百人,平时也有八、九十人。每晚厨主须统计人数,按名额增减向库房领取次日主副食品和燃料,向账房领取银钱。厨房内设有火头、菜头等,多者一、二十人,少者数人。方丈堂小厨房数人,监院小厨房一人,临时还可从闲散道众中调来使用。
 
  经主:专管丹台碧洞书房之图书管理和出售,领导道众诵经礼拜。
 
  一十八头,如门头、坡头、火头、香头、菜头等,各有专职,职责分明。
 
  另外还有高功、书房、经师,专任庙内朔望、节日、仙佛生辰等诵经朝拜,对外打清醮作法事、禳星拜斗祈福等事。
 
  高功:即掌坛师,必须熟悉经典法事等礼注。
 
  书房:专职书写表文、奏蔬,必须能写一手秀丽的小楷,又须熟悉经典。
 
  经师:在高功率领下作法事诵经。
 
  高功待遇比四大板首优厚,经师比十八头略高。但在外作法事,其收入须提取一部分分给道众。
 
  总之,庙内事事有人管,无职事的道众除参加季节性农事活动外,均无事可作,可以上街托钵化缘、念过街经,但不能搞歪门邪道,有损清规。如违者,轻则教育,重则用清规(一种木尺)责打,在戒者收缴衣钵道具,未受戒者脱去道服,驱逐庙门并通知各庙不得收留使用。二仙庵有项清规上柴楼火化之酷刑。
 
  三、二仙庵的经济收支情况
 
  二仙庵有田产二百余亩,自种前二十余亩,全种蔬菜,供本庙道众食用(戒期和节日须尚购买部分),其余田产佃出收租,与花会、传戒、在外作法事等收入,为本庙收入之四大支柱。
 
  田产收入:田租收入全折合白米,供全庙主食。传戒期间,只购进少许。制度较严,粮食无浪费现象,煮饭的锅巴晒干,每月用油一次,一斤一包,收藏保管,节日送与本庙有来往的显赫、知名人士、施主、富有的弟子等。每送一包,收回布施,其利十倍。
 
  花会收入:这是二仙庵的一项主要收入。每年花会前,二仙庵的楠木林、临街之二十余亩土地,以及庙内空闲地方,均搭棚租出,年收入达千余元大洋,足够本庙半年之用。
 
  做戒收入:一般道士均以能得到受戒为荣,因此千方百计积攒钱财前来受戒。每届人数多达百余人,少者七、八十不等。每人大致缴二十余元大洋,学习一百天。受代戒者缴得更多,而花费最少。道众有提前数月前来的,少也得住四、五月之久,除供给伙食,还发给衣服(黄色道袍,称天仙衣)、锡钵(为好锡打制成八方形,各方嵌以八卦,内有锡制净瓶一个)、道规(为黄色黑边之拜垫)、木简(即木制之朝笏),合称衣、钵、规、简,还发学习书籍,如三洞戒律及其他经文、登真箓等。每传一次戒,可收入二千余元大洋,支出仅三分之一。
 
  在外作法事收入:每做一次道场,日期愈久,收入愈多。出租法事用具,也是收入之一部分。公此四项正常收入,足可观矣。故成都人对花会的看法是:“青羊宫背了名,二仙庵肥死人”。
 
  另外二仙庵在赵理泰作监院时,也曾开办一些手工业(如养蚕、织布等)和中药铺。但均因缺乏人才,所派作管理之道士,并非内行,不久均告失败。
 
  本庙还设有“丹台碧洞书记”,有专刻印刷《道藏辑要》等书出售,因价昂而销售不畅。
 
  四、二仙庵传戒之仪式
 
  传戒前的准备:二仙庵传戒,不一定每年都传。但每逢传戒之上年即开始忙碌,做好传戒一切准备工作。大体有三项:
 
  修制传戒中应用之道具,储备主副食品及燃料,添制应用物件,修理圜堂床、桌,选拔传戒大师(即传戒中之教导学习师长二十四人)进行演习礼仪等。
 
  雇成衣匠、锡匠、刻字匠等,做天仙戒衣、规、钵、简等。
 
  印刷初级、中极、天仙三大戒律书籍及应学习之书籍。至于登真篆(即类似同学录)则在开戒后经过考验逐步确定戒子们之学习成绩和地位,定出先后次序后方刻印。
 
  受戒者挂单、缴费等手续:凡来受戒不不受戒要在寺庙住宿者,皆须举行挂单手续(不论大中小庙宇都可挂单)。如系受过戒的道士,到达庙外山门时,还须穿上天仙戒衣,将规铺于地上,对山门叩三个头,再进山门,向王灵官叩三个头,向土地、龙神各叩三个头,再向“门头师”叩一个头,“门头师”稽首答礼,然后向“云水堂”主叩一个头,“云水堂”主亦答半礼,戒徒取出登真篆履行登记手续,“云水堂”主只看登真篆询问几句就算完毕。受过戒的不限本庙,其他在另外一些开旗庙宇受过戒的同然,如“白云观”、“长春观”等。
 
  未受过戒的到达山门时,便要先请“门头师”见面,然后对山门叩头,“门头师”看其叩头仪式是否符合道家规矩,如叩头仪式不符合规矩,则不准进山门。对于礼仪的要求,经过初步盘问后,认为可以才能进山门行礼如仪,最后经“云水堂”主盘问,问得较说。三天客饭一过,不受戒者,或走或留,无足轻重。要受戒者,三日过后,便到账房缴纳戒费,转到圜堂居住,由大师等领导学习,每天清晨做日常功课,夜间亦然,上下午排练礼仪。
 
  学习内容:凡到该庙受戒的道士,或待戒的在俗人等,均要在正式开戒前,进行一次集体学习,学习后,先改变称谓,如称“方丈”为“律师”,“退院方丈”为“老律师”,教导者称“大律师”,自称“戒子”。“戒子”不论男女,均互称“戒兄”。每日学习受戒之各种仪礼,大师们发给一些戒律书籍,进行讲解,如此学习一段时间,仪礼纯熟后,便进行开戒工作。
 
  受初级戒:旧历十月初一,晨早作好准备,早饭后齐集圜堂。正式开始传戒,亦名初级戒。圜堂设在“吕祖殿”内。届时,从戒子头顶黄冠(为一种黄杨木雕成一圆形钟状,称为“冠子”,中有一孔,戴在发髻上,一根木栓雕成如意状,别于发髻上。受代戒者不戴黄冠,只戴道冠,身着“天仙戒衣”,“规”折成长条形,搭在左腕上,手执木筒,排列成行,云集于圜堂长廊两边。传戒之三大师(律师由方丈担任,保举师由监院担任,监戒师由首席知客担任)头戴法冠,身着紫红色绸缎绣衣,上绣白鹤、青鸾、云水等图像,脚穿朱履,手执象牙朝笏,左右两旁,各有一名待者,身着戒衣,各执一引磬、法鼓。其余二十二名大师(二待者变列入二十四名大师行列,一称引赞,一称引礼)也头戴黄冠,身着戒衣,左腕搭黄规,手执木笏,排列在三大师左右。然后由二侍者导引三大师前行,大师分左右在后。戒子等亦分左右尾随大师们之后,鱼贯而行,到达“吕祖殿”。“吕祖殿”布置一新,悬幡挂彩,“吕祖”神龛前,悬挂“三清”巨幅画像,两壁也挂有巨幅画像,殿正中设高台(称受戒台),其上安置彩缎绣花椅被覆盖之大师椅三张,台下方桌上摆设五供和法器,陈设鲜花鲜果,所盛之器皿均极精美,方桌三方均用桌围围住,两旁各列长条桌若干张,上面陈列乐器、经典。三大师椅前也各设小桌一张,上放戒律等书。供桌面前摆大蒲团三个,上铺朱红缎绣花拜垫。从供桌至大殿正中为一通道,以三人能并排通过为宜。两旁二十二位大师面前,亦放二十二个蒲团。通道两旁,左右摆设十路蒲团,蒲团按戒子人数排列,并预告排就人各,按名次排列,不得僭越。正规道人排前,待戒戒子居后,当来到“吕祖殿”前,二待者进殿门,立于正中三蒲团面前,律师居中,保举居左,监戒居右,侍者分立两旁,然后二十二个大师,亦分左右进殿,分立于左右条桌蒲团面前,以后从工艺品子分左右两路进殿,分左右绕道,转到蒲团面前,各按事前编排名次就位而立。
 
  当排列整齐后,引礼侍者敲一下引磬,引赞请大家作好准备,然后三大师将象简双手捧住,其余大师和戒子亦然。引礼又敲第二下引磬,引赞请大家铺规,于是大师和戒子将规打开,平铺在蒲团上,然后又捧简而立。引礼敲第三声引磬毕,众人将简放下,引赞请大家向三清教主行九叩礼(此为顶礼,与在俗不同,不作揖,两手分向左右,俯仗跪下。天仙衣须分开,不能压住和打绉,俯伏下跪,形同桃子,称为仙桃)。三大师、大师一同顶礼完毕。然后侍者二人引三大师上台就座,律师居中,保举左,监戒右,侍者分立两旁,大师们分左右排列,戒子们则整齐肃立。三大师双手执象简,大师戒子们捧木简。然后由引礼敲一下引磬,引赞请从工艺品子向三大师顶三礼,三大师微鞠躬还礼;众戒子又向三大理顶二礼,大师们亦回一礼,随后又命众戒子互行一礼。礼毕,从戒子俯伏静听三大师传授戒律,二十四位大师齐奏乐器、口念无量寿佛声,先由律师念第一节初级戒戒文,再由保举念第二节戒文,监戒念第三节,周而复始,真到初级戒戒文念完为止。此时敲一下引磬,从戒子一齐站立起来,敲二下引磬,从戒子又向三大师顶三礼谢过,随即由二侍者引三大师下高台,众戒子转向对面而立,送三大师出殿,方转向鱼贯而出,分左右回到圜堂略事休息,不脱衣服,只将规、简放下,取出锡钵捧于手上。少时,钟磬齐鸣,三大师走出,众大师与戒子等按先前传戒仪式排列次序来到斋堂。斋堂内设三座,三大师进斋堂正中就座,大师与戒子分两排就座,座次与传戒相同。二侍者不设坐位,侍立三大师两旁。三大师、大师、戒子等均将锡钵放在碗筷前面,由厨房向道众向每人舀饭菜,三大师由侍者代舀。众人均端坐,听律师指示,律师言道:无酒家不成礼仪,无色路断人稀,无财世上难转移,无气天地阖闭。言毕,揭开锡钵盖子,取出锡制净瓶,又揭开净瓶盖子,盖子连接一管,律师将管指向饭碗中,表示滴水状,名曰滴出净水。其余大师、戒子等均照律师作法后,盖上净瓶,放入锡钵内盖好,方可吃饭。吃饭时肃穆无声,饭菜亦由厨房道众代添。先毕者轻轻放下碗筷,端坐不动,待全体食毕,引礼侍者问:律师可有功否?律师言道:修持在人,功归斋主,大众慈悲,念佛谢过?众人一齐念无量佛,然后三大师离座,众大师和戒子们一齐站立,待三大师和大师走后,戒子等方分左右两行回到殿堂。传戒仪式告一段落。
 
  旧历冬月初一传中极戒,腊月初一传天仙戒。传戒仪式均同,只戒文条呈各异。天仙戒传毕后,事情就少了,只不过念经礼而已,此时将印制好的三戒书籍发与众戒子,传戒至此告终。从戒子或留二仙庵任执事、或回本庙、或云游四方,任其自便。所发书籍、登真篆前数篇为三大师和众大师名字,以后为诸戒子之名。凡修持严谨、义理明白之道士,按其学习程度定出名次,前三名,称之为状元、榜眼、探花,他们若留住,均分任四大执事,其余量才使用,各司其事。

作者:杨锡民

主管:成都市青羊区委宣传部 备案号:蜀ICP备18000284号-2 承办:四川满江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成都易龙易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9-2020 成都市青羊区委宣传部 all rights reserved,Powered by elonge.com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