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测试上线,若有不足请多指正。 电话:028-86928062,邮箱:751072579@qq.com

草堂晚眺:千载风骚翰墨场

日期:2020-01-02 / 人气: / 来源:《走马锦城西》

草堂晚眺
 
作者:朱申鑿
 
杜老遗踪浣水边,晚来纵目兴萧然。
 
低低茅屋云堂护,蔼蔼桤林鸟自喧。
 
万里桥南通驿路,百花潭上有渔船。
 
遗诗满壁传千古,犹有文光烛上天。
 
草堂晚眺
 
作者:朱让栩
 
遥指西郊旧草堂,少陵遗迹未荒凉。
 
当年结构幽栖地,千载风骚翰墨场。
 
南浦云通西阁月,雪山白映锦城黄。
 
游人仰止祠前水,一曲沧浪引兴长。
 
  成都的杜甫草堂,作为中国文学史的圣地,每天都迎来送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古色古香的建筑,幽雅静谧的环境,庄严肃穆的氛围,浓厚气息的人文,让人流连忘返,沉浸其中。
 
  而在1100多年前的天复二年(902),当怀着对杜甫充满崇敬之心的韦庄,沿着浣花溪去寻找杜甫的草堂时,他却伤感不已。草堂早已湮没在岁月的长河中,曾经的草堂旧址,“台荒绝四邻。”
 
  因为谁的缘故,让杜甫在成都待了人生中一段难得的安宁时光?杜甫离开成都后,他的草堂经历了什么?是谁重建了草堂,并使之成为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块圣地?明朝的蜀王们与草堂有着怎样的渊源和关系?两任蜀王为何要把草堂作为成都十景之一?
 
草屋建成,杜甫沉溺在田园生活中
 
  乾元二年(759)冬天,为避安史之乱,杜甫携家带口一共8人从陇右(今甘肃南部)入蜀,辗转来到成都。
 
  不少资料说,杜甫一家到成都后,暂居在浣花溪畔的草堂寺,给人感觉是杜甫后来修建的住宅叫草堂是受了草堂寺的影响。由四川省文史研究馆编撰的《成都城坊古迹考》认为,杜甫住在浣花溪时,“是否已先有一草堂寺,迄今尚无定论。”
 
  到成都后的第二年春天,杜甫在浣花溪畔选中一块荒地,开始修建住房。最初,杜甫修房的启动资金有限,只是开辟了一亩大的地方,在一棵大树下建了一间茅屋,这就是后来草堂的雏形。
 
  上元二年(761)春天,杜甫的草堂落成了。杜甫为此写了《堂成》一诗:“背郭堂成荫白茅,缘江路熟俯青郊。桤林碍日吟风叶,笼竹和烟滴露梢。暂止飞鸟将数子,频来语燕定新巢。旁人错比扬雄宅,懒惰无心作《解嘲》。”
 
  看得出来,杜甫对草堂是很满意的。即使旁人把草堂比作扬雄的豪宅,他也懒得去过多解释了。
 
  在“故人供禄米,邻舍与园蔬”的帮助下,杜甫一家的生活算是相对安定下来,草堂生活也越来越有滋味,他也有了心思写点闲情逸致的诗,如《江村》:“清江一曲抱村流,长夏江村事事幽。自去自来堂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多病所须唯药物,微躯此外更何求。”
 
  杜甫的好友严武给他送来一瓶青城山道士酿的乳酒(奶酒),杜甫写了一首《谢严中丞送青城山道士乳酒一瓶》:“山瓶乳酒下青云,气味浓香幸见分。鸣鞭走送怜渔父,洗盏开尝对马军。”
 
  中丞,即御史大夫,当时严武被任命为成都府尹兼御史大夫、剑南节度使。严武派军中士兵骑马给杜甫送来这瓶奶酒,杜甫很高兴,连忙洗干净杯盏,当着来人的面就尝了起来,以示对严武的感谢。
 
  杜甫之所以能在草堂安心住上那么长一段时间,与严武分不开。
 
  严武,字季鹰,华州华阴县(今陕西华阴市)人,唐朝中期大臣、诗人,中书侍郎严挺之的儿子。《旧唐书》说,严武“神气隽爽,敏于闻见。幼有成人之风,读书不究精义,涉猎而已”。20岁那年,严武调补到太原府参军事,后来被陇右节度使哥舒翰奏请为判官。
 
  安史之乱爆发后,严武跟随唐肃宗西奔,参与灵武起兵,然后陪驾到凤翔及京城长安。至德二年(757),严武出任给事中。第二年出任绵州(今四川绵阳市)刺史,又迁任东川节度使。不久,严武被调回京城,出任侍御史、京兆尹(首都最高行政长官)。
 
  就在杜甫的草堂建成那年,即上元二年(761)十二月,严武出任成都尹兼御史大夫、剑南节度使。宝应元年(762)七月,严武被召回京,出任京兆尹兼御史大夫,主要工作是监修唐玄宗、唐肃宗父子的陵墓。
 
  没想到的是,严武一离开成都,蜀中就大乱起来。剑南兵马使徐知道勾结邛州兵占据西川,扼守剑阁,阻断蜀地通往京城的道路。后来,徐知道被手下部将所杀,叛乱才被平息。
 
  但是,接任严武的高适还没缓过气来,吐蕃又来犯事了,攻陷陇右,直逼京城。而且,蜀地西北部的松州、维州、保州等地都被吐蕃兵包围,后来相继陷落。
 
  在这样的情况下,广德二年(764)初,朝廷再次任命严武为成都尹、剑南节度使,严武第三次入蜀。
 
  严武到成都后,曾带着仆从和酒肉来看望杜甫。杜甫为此写了《严公仲夏枉驾草堂,兼携酒馔》:“竹里行厨洗玉盘,花边立马簇金鞍。非关使者征求急,自识将军礼数宽。百年地辟柴门迥,五月江深草阁寒。看弄渔舟移白日,老农何有罄交欢。”
 
  严武多次劝说杜甫不要老是在家宅着,对身体不好,还是要出来做官解解闷,杜甫都婉言谢绝了。这田园生活实在太恬愉,谁还有心思去忙公务啊!
 
  到后来,杜甫经不住严武的再三劝说,友情难却,同意入仕。
 
  严武向朝廷表荐杜甫为检校(散官或加官,没有实权,相当于代理官职,但有权行使该职权,相当于现在的主持工作)工部员外郎,进入严武的幕府做参谋,所以后人又称杜甫为杜工部。
 
  不过,杜甫没干多长时间,因为耍惯了,不适应上班,辞职不干了。
 
  严家与杜家交情深厚,关系要好,所以严武与杜甫自小就认识。虽然严武比杜甫小15岁,但明显看得出,严武在仕途上比杜甫有出息多了。
 
  一个一直在底层社会摸爬滚打为生机奔波发愁,闲余时间写点小诗、喝点小酒、到处转悠,无所事事;一个在仕途上顺风顺水,职位不断爬升,官越做越大,权力越来越大,没事还能见见皇帝聊点国家大事什么的。自然而然,杜甫与严武的人生观、价值观就越来越远了。
 
  穷惯了的杜甫看不惯严武铺张浪费、大手大脚,豪爽的严武看不惯杜甫病态怏怏、穷酸迂腐。虽然关系好,但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就闹出了不愉快。
 
  一次,杜甫和严武喝酒。杜甫喝醉了,借着酒性厉声喝问:“你是严挺之的儿子吗?”严挺之为人节俭,死后都是薄葬。杜甫这话的意思是质问严武,你老爹都那么节俭,你为什么这么铺张浪费?
 
  严武听到杜甫这话,气得脸色都变了。杜甫一看玩大了,清醒了不少,顿了顿说:“嘿嘿,我是杜审言的孙子。”
 
  杜甫的爷爷杜审言,才华过人,与李峤、崔融、苏味道一起被称为“文章四友”,是唐朝近体诗的奠基人之一。但杜审言很自负,嘴巴没遮拦,说话又损又自恋。
 
  杜审言有一句名言:“文章上,屈原、宋玉是我的跟班;书法上,王羲之是我的马仔。”为此,杜老爷子贡献了一个成语:衙官屈宋。
 
  杜审言因为狂妄自大,说话太招人烦,得罪了一圈人。权臣们一合计,把他踢出京城朋友圈,让他到吉州去做司户参军。到了吉州,杜审言仍恶习不改,很快又把同僚得罪完了。同事郭若讷、长官周季重实在受不了他,罗织罪名把他逮捕下狱,而且判了死刑,很快就要处决。
 
  杜审言有杜闲、杜并两个儿子,杜闲就是杜甫的父亲。杜并当时才13岁,得知老爸被抓,而且被判了死刑,想为老爸报仇。一天,周季重举行宴会,杜并混入周家,乘周季重不备,突然抽出匕首,向周季重刺了一刀。被称为唐朝最小刺客的杜并,很快被官兵制服,乱刀砍死。
 
  杜并那一刀,虽然未能使周季重立即身亡,但周季重也没活多久。周季重临死前说:“(杜)审言有孝子,吾不知,(郭)若讷故误我。”于是,杜审言被放了出来。
 
  后来,杜审言病得奄奄一息,对前来探望的宋之问等人说:“老天现在要我死,我也不得不死了。实在不好意思,我活着的时候文采太棒,压着你们出不了头;现在我一死,你们总算有了扬名立万的机会。只是,世界上再没有像我这样厉害的人了。”
 
  杜老爷子临死时都还不忘损人一把,吹嘘自己一番。所以,杜甫对严武说“我是杜审言的孙子”,就是在间接向严武道歉,说自己遗传了爷爷爱损人的毛病。
 
  总而言之,严武和杜甫两人之间一直是相爱相恨。《新唐书》中说,严武“最厚杜甫,然欲杀甫数矣”,真是一对好哥们。
 
  杜甫的闲适生活并没有维持多久。永泰元年(765),40岁的严武突患疾病死在成都。失去唯一依靠的杜甫,无奈之下,只得携家带口离开成都,离开辛辛苦苦建造而成的草堂。在这里,他给中国文学留下了240多首诗歌。
 
  此后,草堂失去照料,日渐破败。
 
  大历年间(766-779),草堂的大部分被西川节度使崔宁的小妾任氏(浣花夫人)的族人占据为私宅。
 
  再往后,任氏把宅院捐献给僧人,作为寺庙,也就是后来的草堂寺前身。宅院能成为寺庙,间接证明杜甫的草堂并非几间茅庐,规模还是比较大的。
 
  到唐末,随着动乱加剧,战争频繁,杜甫留下的草堂以及寺庙逐渐荒芜。
 
  杜甫离开成都后60年,晚唐诗人雍陶去看了草堂,写了一首《经杜甫旧宅》:“浣花溪里花多处,为忆先生在蜀时。万古只应留旧宅,千金无复换新诗。沙崩水槛鸥飞尽,树压村桥马过迟。山月不知人事变,夜来江上与谁期。”
 
韦庄让草堂再现人间并成为圣地
 
  岁月如梭,成都进入了西川节度使王建管辖的时期。其间,一个人物的出现,让杜甫的草堂再现人间,并从此成为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块圣地。
 
  他,就是晚唐诗人、词人韦庄。
 
  韦庄是唐朝诗人韦应物的第四世孙,被很多人喜欢引用的“我有一壶酒,聊以慰风尘”,就是韦应物写的。
 
  韦庄父母早亡,家境寒微,“少孤贫力学,才敏过人。”他与著名花间派词人温庭筠齐名,并称“温韦”。韦庄多次参加科举考试,都名落孙山。为了生机,他四处奔波“打工”,在各大节度使那里做幕僚。乾宁元年(894),59岁的韦庄终于考中进士,被任命为校书郎,开始了姗姗来迟的仕途生涯。
 
  乾宁三年(896),西川节度使王建与东川节度使顾彦晖相互攻打。唐昭宗任命韦庄为判官,配合谏议大夫李询入蜀,劝说王建与顾彦晖和解。王建没有理会唐昭宗的诏书,继续与顾彦晖交战,并进而占据两川之地。
 
  王建对韦庄非常赏识,希望韦庄为他效力,但韦庄没有答应,不久返回京城。
 
  光化三年(900)十一月,宦官发动宫廷政变,囚禁唐昭宗,假拟圣旨,立太子李裕为帝。韦庄对朝廷绝望了,想到此前王建对他的赏识和挽留,肠子都悔青了,决定投奔王建。天复元年(901),韦庄再次入蜀向王建报到。王建当然很高兴,任命韦庄为掌书记,后来升任他为起居舍人。
 
  天祐四年(907)三月,唐哀帝被迫将皇位“禅让”给朱全忠,朱全忠建国号梁,唐朝正式灭亡。韦庄闻讯,拥戴王建称帝,建立前蜀政权。韦庄晋升为左散骑侍、判中书门下事等官。第二年,韦庄被任命为宰相。《十国春秋》中说:“凡开国制度,号令,刑政,礼乐,皆由(韦)庄所定。”
 
  武成三年(910)八月,韦庄在成都逝世,享年75岁,谥号“文靖”。
 
  韦庄再次入蜀后的天复二年(902),沿着浣花溪去寻找杜甫的草堂。草堂早已荒芜,成了茅草疯长的乐园。不过,拨开荒草,韦庄寻到了当年杜甫修建草堂的砥柱,这让他心中稍感欣慰。
 
  韦庄决定在旧址“诛茅重做草堂”,以纪念杜甫。他把这项光荣而重要的工作交给了弟弟韦霭。韦霭“芟夷结茅为一室”,韦庄“思其人而成其处”,定居在新建的草堂里。
 
  韦庄为此还写了一首《燕来》:“去岁辞巢别近邻,今来空讶草堂新。花开对语应相问,不是村中旧主人。”别出心裁地从燕子的角度,写出了新建草堂后的喜悦之情。
 
  天复三年(903),韦霭开始整理韦庄历年来所写的诗,集子取名《浣花集》。
 
  韦庄重修的草堂,保存了近170年。
 
  北宋初期,韦庄修建的草堂已“废而不葺”,有僧人在附近修筑寺庙,即梵安寺。因后来与草堂相邻,故又称草堂寺。
 
  元丰年间,成都府知府吕大防在梵安寺旁边重建草堂,又称工部祠堂。
 
  南宋时,草堂倾塌。绍兴九年(1139),四川制置使张焘重修草堂。
 
  端平三年(1236),蒙古兵攻陷成都并屠城,“城郭尽毁”,草堂却没有受到伤害。
 
  元朝时,都元帅纽璘自掏腰包在草堂创建少陵书院,元末时被废。
 
朱椿重修草堂并撰写《祭杜子美》
 
  时光流逝,进入了明朝。朱椿就藩成都后,确立了“以礼乐治西川”的治理策略。朱椿向来重视文教,对杜甫崇拜有加。他在公务之余,慕名去浣花溪寻找草堂故址,结果看到草堂“隘且就圮”。朱椿叹息道:“是足以妥灵而虔祀乎?”遂决定“拓而新之”。
 
  由于浣花溪旁边的草堂仅存故址,衰败不堪,朱椿辟地一块,“命工构堂”,重修草堂,并题写匾名,以让“过者仰慕乎先贤”。
 
  洪武二十六年(1393),新建的草堂落成,朱椿亲笔撰写祭文,硕儒方孝孺作碑记。
 
  朱椿这篇《祭杜子美》祭文,被收集在朱椿的个人文集《献园睿制集》中:“维洪武二十六年岁次癸酉十二月某日,遣官以牲醴之奠致祭于草堂先生杜公曰:先生距今之世数百余年,而成都草堂之名至今而犹传。予尝纵观乎万里桥之西、浣花溪之边,寻草堂之故址,黯哀草兮寒烟,是以不能无所感也。于是命工构堂,辟地一廛,匾旧名于其上。庶几,过者仰慕乎先贤。然人之所传者,先生之遗编也,而予之所羡者,盖以先生一饭之顷而忠君爱国之惓惓。虽其出巫峡下湘川,固不恋恋于此,而先生之精神犹水之在地,无所往而不在焉。爰矢辞于翰墨,写予心之㥔㥔。临风酾酒,尚其来旋。”
 
  两年后,朱椿又派蜀王府左长史陈南宾前去祭祀杜甫,并再次写了一篇《祭杜子美》:“维洪武二十八年岁次乙亥七月某日,遣左长史陈南宾以牲醴之奠致祭于草堂先生杜公曰:惟公生逢乱离载,驰载逐爰,自秦川东入同谷,桥横万里之西,溪枕浣花之曲,侨寓他乡,于焉卜筑。红蕖浥冉冉之香,翠篠净娟娟之玉,何两脚之如麻。慨秋风之茅屋,惟忠义之不忘。吾庐破,其亦足。每景仰于高山,幸分封于全蜀。寻草堂之故基,抚前脩之遗躅。方隅缭兮垣墙,堂宇撑其梁木,神位孔安,恍兮在目。遣官致祭奠以醹醁,惠我邦家斯文之福。”
 
  此后,朱椿又对草堂多次营缮培修,还热情地带着到成都来的贵客到草堂游玩,并写诗纪念。
 
  在陪同四川乡试考试官祝廷心游赏草堂后,朱椿写了《和括苍祝廷心游草堂》一诗:“锦官风月浩无边,访古怀人四十年。授简梁园身未老,横经秘殿席频前。草堂今日来群彦,竹径当时记七贤。安得云轩下寥廓,愿同子美御飘翩。”
 
  谢驸马(此人无法考证姓名等信息)来成都,朱椿与他同游草堂,写下《和谢驸马游草堂寺韵》:“昨日长安酔看花,今朝又到梵王家。老僧沦茗频留客,坐对高峰凌紫霞。”
 
  朱椿与草堂寺长老谦巽中关系不错,他在《赐草堂谦巽中长老》写道:“卜居草堂近,梵刹有遗基……缅怀杜陵老,千载同襟期。”
 
  朱友垓也多次到杜甫草堂游玩,他在《过浣花溪》中说:“戏水锦鸳小,临流玉鹭鲜。草堂闲眺望,落日噪寒蝉。”在《百花潭泛舟》写道:“倚栏怀杜老,感兴写云笺。”在《和西轩游草堂韵》中吟咏道:“乘闲策马出南庄,吊古寻春过草堂……耿耿芳名垂不朽,日星千载丽文章。”在《浣溪烟雨》中有“此际兴怀随所寓,挥毫题咏草堂秋”的诗句。在《浣溪偶成》中说:“疋马闲游到草堂,风飘陇亩稻花香。”
 
  朱申鈘在秋风大作的时候,不禁想起了杜甫那首名传千古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写了《秋风》一诗:“几阵自西郊,声闻若怒号。杜陵千载后,犹忆卷重茅。”
 
  朱申鑿在闲暇之余也爱去杜甫草堂转悠,除了《草堂晚眺》外,还写了多首关于草堂的诗作。
 
  如《游杜工部祠》:“来访城西老杜祠,经纶心志未曾施。体兼诸子才尤大,赋献三篇语自奇。道出秦川遭丧乱,客居蜀地遇颠危。忠君爱国诗成史,风雅遗音足可追。”
 
  又如《少陵草堂》:“溪上一茅堂,常思粉署郎。忠君心一寸,爱国句千章。壁古生苍藓,墙底出翠篁。自言同稷契,致主似虞唐。”
 
  再如《浣溪草堂》,把严武写了进去:“浣水近城南,百花浮碧潭。杜陵曾结屋,严武为停骖。翠竹阴平布,红渠影倒涵。仍看余境在,寂寂亦何堪。”
 
  还有《少陵祠》:“千年祠宇近南城,诗法渊源仰少陵。贞粹气盈天地合,从横句险鬼神惊。溪烟漠漠连空碧,潭水澄澄见底清。在世许身同稷契,干今忠义有高名。”
 
  还如《杜少陵》:“避乱川西构草堂,干戈满目最凄凉。只留诗史千年在,自有文光万丈长。名重谪仙才并驾,睨看严武醉倚床。可伤寒骨沉秋水,惟有空坟葬耒阳。”
 
  弘治十三年(1500),鉴于草堂已陈旧残破,四川巡抚都御史钟蕃倡议重修,并将此事上报给时任蜀王朱宾瀚。朱宾瀚是朱申鑿的儿子,朱让栩的父亲。
 
  朱宾瀚对此大力支持。此次维修,草堂“门临官道,望之翘然。筑祠三楹,中奉(杜甫)遗像”。
 
  值得一提的是,这时供奉的杜甫遗像,并非如今大家所熟悉的中学课本中的杜甫画像。如今的杜甫画像,是徐悲鸿的学生、现代水墨人物画一代宗师、泸州人蒋兆和所画。1959年,蒋兆和受命创作杜甫画像时,杜甫像原型无从参考,无奈之下,他参照自己的样子画出了杜甫像。
 
  那么,弘治十三年重修草堂后供奉的杜甫遗像到底是怎样的呢?惜乎该像早已佚失,现在没人知道了。
 
  曾任内阁首辅的杨廷和(状元杨慎的父亲)曾作《重修杜工部草堂记》,对这次重修的规模、布局等有详细记载。这次重修草堂,载入草堂史册,也被众多历史书籍采用,并误以为此次维修奠定了如今草堂的规模。
 
  其实,46年后,草堂还有一次更大的重修和扩建,其规模远远超过朱宾瀚时的重修工程,可惜很少被提及。
 
  《成都通史》记载,嘉靖二十五年(1546),草堂再次出现年久失修状况,成都府知府和蜀王府长史将此事报告给时任蜀王朱让栩,朱让栩批准重修。
 
  四川巡按御史姚祥(《成都城坊古迹考》记为姚礼)重新规划,“乃遂辟廊庑,起甍栋,引流为池,易甃以石,规模壮丽,增于故昔盖十之六七,费白金三千有奇。”修好后,还特地拨给守祠人以田地。
 
  这一次重修,不仅完善了草堂的布局,还扩大了规模,真正奠定了如今杜甫草堂的规模。
 
  时任四川巡抚的张时彻写了《重修杜工部祠堂记》,称赞朱让栩说:“是举也,见今王绳武之孝焉,尚贤之诚焉,非恭俭乐善,其孰能之?”
 
  在这样的背景下,朱申鑿与朱让栩写的《草堂晚眺》,情趣与情绪迥然不同。
 
  朱申鑿时,草堂还没有重修,有些残破,所以朱申鑿在傍晚时看草堂,感觉有些萧条、荒凉,情绪比较低落。
 
  而朱让栩看草堂时,草堂经过他的父亲朱宾瀚和他的重修后,到傍晚时分还有游人,所以他非常肯定地说“未荒凉”,兴致较高。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两任蜀王笔下的草堂从“兴萧然”到“未荒凉”,显示了蜀地文教事业的发展进步,人们已经从物质文明进步到追求精神文明了。
 
  朱让栩笔下也不乏写草堂的诗作。在《水碧蜀山青》中,他写道:“花迷杜甫宅,柳暗子云亭。”说明当时他看到的杜甫草堂已是繁花似锦,一片繁荣。
 
  今之草堂,流水萦回,小桥勾连,竹树掩映,庄严肃穆、古朴典雅而又幽雅静美、秀丽清朗。中外游客络绎不绝,或驻足,或凝视,或拍照,或聆听,在这中国文学史的圣地感受着激荡灵魂的诗学之雅,文学之魅,成都之美。

作者:黄 勇

主管:成都市青羊区委宣传部 备案号:蜀ICP备18000284号-2 承办:四川满江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成都易龙易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9-2020 成都市青羊区委宣传部 all rights reserved,Powered by elonge.com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