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测试上线,若有不足请多指正。 电话:028-86928062,邮箱:751072579@qq.com

曾鸣飞

日期:2019-12-23 / 人气: / 来源:《成都红色故事》


  曾鸣飞(1921—1949),原名学道,四川省成都市青苏乡人(现青羊区苏坡街道)。父辈为该乡贫苦农民,世代以农耕维持生计。曾鸣飞出生时,中国社会进入了一个动乱的年代。军阀割据,战祸连年,苛捐杂税多如牛毛,老百姓不堪重负。曾鸣飞9岁时,母亲积劳成疾去世。父亲只好将他与4岁的弟弟寄养于祖父家,自己外出谋生。长大以后,他受到进步思想的熏陶,走上了革命道路。后因叛徒出卖被捕,成都解放前夕牺牲在成都十二桥,为革命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一、富有正义感的少年
 
  曾鸣飞兄弟随祖父住在成都市内西马棚街已任国民党二十四军高官的二伯家,祖辈虽痛他幼年丧母百般呵护,但二伯母却时常给他们兄弟脸色,使鸣飞兄弟深感寄人篱下之痛。儿童时期的曾鸣飞因常遭白眼,幼小心灵中富于同情弱势人群的心理日渐滋长。一次,二伯家仆人陈益含不慎损坏一件磁器,遭到二伯母怒斥并强令赔偿,陈不知所措。鸣飞见状,跑去抱出平时自己积攒零花钱的“钱罐”给陈,作赔偿之资。二伯母见状,自觉失态,不再追究。
 
  小时的曾鸣飞,喜听说书人讲《岳飞传》、《水浒传》等传统评书,并喜好阅读江湖豪杰嫉恶如仇、行侠仗义抱打不平之类小说。十分仰慕书中英雄忠肝义胆,扶危济困,反抗强暴,济世救人的品格,决心在生活中做这样的人。同街居住的川军某团长的儿子胡一咀,常仗势欺凌穷家小户人家的孩子,群童都避而远之。一天,孩子们放风筝时,胡大咀蛮不讲理,强占一小女孩的风筝。小女孩讨要时,胡拒不退还,小女孩只能忍气吞声、落泪哭泣。曾鸣飞撞见后,上前与胡讲理,胡却耍起横来。鸣飞见无理可讲,只好用强,为小女孩夺回风筝。此后,同街欺侮弱小的人,都惧鸣飞三分。
 
  曾鸣飞在祖父母的教导下,几经磨砺,养成自尊自立的品格。6岁入成都黄瓦街组合小学读书,11岁考入四川省立成都中学学习,毕业后升入成都协进中学高中就读。因其学习勤奋刻苦,每期成绩均列班级第一,获学校有限的公费待遇。课余时,他兼干勤杂工、卖报等工作,用赚来的钱购买学习生活用品,减少经济上对亲属的依附,过着半独立的生活。
 
  鸣飞升入中学后,因家贫难以再供弟弟上学,弟弟只读了两年书就辍学去当学徒。年幼的弟弟每天为师傅家开关铺门、煮饭、带小孩、倒马桶。师傅家的大部分家务活都压在他稚嫩的肩上,且动辄遭受打骂。弟弟的遭遇和家里的两极分化,使年少的鸣飞对社会不公有了初步的认识。
 
  二、受进步思想熏陶加入革命
 
  曾鸣飞小时常到姑父刘遇春(中共党员)处玩耍,多受姑父进步言行教诲熏陶,对其成长产生了重要影响。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全国人民奋起抗战。作为后方的成都,抗日救亡运动也蓬勃开展起来。16岁的鸣飞积极投入抗日救国洪流,先后参加“星芒社”、“战时学生社”、“黎明歌唱队”和“少年宣传队”等抗日组织,上街下乡向人民群众宣传抗日救国道理、募集抗日物资,支援抗敌前线将士。在这些活动中,他加入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翌年,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名党员。此后,他除更加努力地投入抗日活动外,还以“新地”、“邹章”等笔名向《荡报》、《星芒报》投稿,协助中共党员车耀先等一道开展革命工作。
 
  1938年,曾鸣飞接受党的安排,考入“成都市政教合一训练班”。毕业后,先后在花牌坊小学、青羊宫保国民学校任教。由于其出色的表现,1939年春任新建的青羊镇中心小学校长。
 
  青羊镇中心小学校址是青羊宫的庙产,因管理不善,土地荒芜,野树、杂草丛生,瓦砾遍地。曾鸣飞主持校务后,带领全校师生清除污秽杂草,平整土地,整理校园,使学校面貌大为改观。
 
  治校时,他循循善诱,以理服人,禁止体罚,深受师生爱戴。
 
  在一次校园活动中,学生文某不小心伤到另一同学的额头,顿时鲜血直流,同学们都被吓呆了。有人主张惩罚伤人的学生并赔偿医药费。曾鸣飞闻讯赶来,制止了众人的吵闹,及时将受伤学生送到校医务室处理伤口,未责怪伤人的文某。事后,他对大家说:“你们都在为学校做事,这很好。做任何事都要办好,粗心大意可不行!今后记住这次教训就好了!”
 
  教学中,他以严谨的态度准备教案,为学生上好每一堂课,讲授好文化科学知识。在讲课的同时,还教给学生做人和抗日救国的道理,教唱抗日歌曲。
 
  生活上,他除在经济上给贫困学生一定资助外,将节衣缩食省下的钱,用于为贫困学生购买学习用具。别人因他的行为感到不解,他却自我解嘲地说:“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一人穿暖一屋不冻。要那么多干啥!”
 
  三、东奔西走开展军运工作
 
  1939年秋,国民党反动派积极反共,制造事端,在进攻抗日根据地的同时,对后方抗日救亡活动进行镇压,并逮捕抗日活动骨干。曾鸣飞在青羊镇开展的抗日救国活动,引起了特务机关的注意。为保存革命力量,党组织决定让曾鸣飞撤离成都。并利用曾鸣飞与在潘文华部搞军运的中共地下党员韩子重私交甚厚,韩父在潘部任参谋长这一特殊关系,将鸣飞安插进潘部。年底,鸣飞赴阆中潘文华部军事教导队学习军事知识,随后在潘部参谋处任职,与韩子重、王侠夫、黄子万、谷时逊(均系中共党员)等一道开展军运工作。
 
  1944年,张群任四川省主席,任命韩父为四川省军管区副司令,韩随父到省。不久,曾鸣飞等也先后调成都,鸣飞任省军管区少校参谋。根据中共川康特委指示,曾鸣飞、韩子重、王侠夫、黄子万、谷时逊等正式组成军运小组,韩为军运小组负责人。自此,他们利用军管区军官身份收集、传递情报,开展川军中上层人士的统战策反工作,为策动军队中倾向进步的官兵相机起义打基础。
 
  1945年上半年,鸣飞到潘部驻黔江部队,在取得该部253师地下党组织同意后,下连任排副,开展策反工作。不久,因工作需要返蓉。到成都后,受党组织派遣,与地下党员刘盛舆一道负责与潘部驻仁寿的重机枪连连长联系,做策反工作。
 
  经过曾鸣飞等的秘密活动,潘部许多官兵的思想认识发生了很大变化,常暗中支持配合地下党的工作。1946年,鸣飞随潘部驻防鄂、豫、湘一带与解放军作战。他利用潘部与解放军交火的机会,主动要求担任前锋,将平时收集的军事情报送到解放军手中;在潘部驻防地,配合解放军部队通过封锁线,实施穿插作战;编造假军情,使潘部指挥失灵,坐失战机。潘部驻河南潢川时,鸣飞利用川军与豫、鄂军装备差异的矛盾和远离故土、思乡心切的状况,在军中散布敌强我弱的消息,增强士兵厌战情绪,瓦解官兵斗志。潢川一役,潘部一触即溃。败至光山县时,一个团的人员不足一个营,多数官兵弃军返川。
 
  1947年,曾鸣飞由湘返川,回省军管区司令部工作。在韩子重的领导下,负责为地下武装收集传递军事情报、输送武器弹药等。他借休假郊游之名,为中共地下武装输送武器弹药;伪装成平民、商人、士绅等各种身份,给地下党组织传递情报。为更好地组织地下武装,准备武装起义,他潜心学习军事理论,常到书摊购买英文军事书刊,请精通英语的刘盛舆翻译成中文后研读,了解现代战争的战略战术及武器装备。应华西大学、四川大学地下党组织和进步青年学生组织之邀,化名“李先生”定期给进步青年学生讲演军事知识、基本战略战术和战争成败的因素;结合社会现实讲述国民党的腐败与社会制度及社会现象的联系;传播解放军的胜利消息、解放区的新生活。他的讲演博古通今,深入浅出,深动形象,受到青年学生的欢迎。
 
  在他的影响下,不少进步青年加入革命阵营。最为突出的当属其妻李素君。曾鸣飞由湘返川后,寄住于青羊正街其女友李素君家。闲暇时,常给李讲述进步思想和革命道理。在耳濡目染下,李明白了许多革命道理,也了解鸣飞和他的同志所做工作的意义。常在鸣飞回家与同志商讨工作、刻写传单或党内文件时,到前房门为他们守望,以防不测。随着日月流逝,两人感情日笃,于1948年10月结为革命伉俪。
 
  四、坚强不屈甘为革命赴死
 
  曾鸣飞新婚燕尔时,正值解放战争进入战略决战阶段,国民党反动派统治摇摇欲堕。为保住其反动统治,国民党加紧了对国统区争民主、要和平运动的镇压,派出大批军警、特务搜捕共产党员和民主进步人士。为保存革命力量,刘盛运奉命转移,并将其处存放的全川军用地图及进步书刊交曾鸣飞保管。鸣飞将这些东西交新婚妻子保管,并交代说:“这些东西很重要,要像对自己的眼睛那样爱护,绝不可丢失!”
 
  1949年1月中旬,中共川康特委被国民党特务机关破坏,主要负责人之一的蒲华俊变节投敌,军运小组被出卖。1月25日,曾鸣飞、黄子万、谷时逊同时在省军管区被捕。同一天被捕的还有王侠夫。被捕后,他们四人被关押于娘娘庙街军统蓉站。敌人采用“老虎凳”、跪炭渣与玻璃渣、吊“鸭儿凫水”等酷刑,妄图得到他们希望得到的东西。可鸣飞等坚强不屈,守口如瓶。特务一无所获,便将他们转到将军衙门省特委会秘密监禁。监禁中,特务变换手法,诱骗曾鸣飞写“反共宣言”、“悔过书”,称写了即可获得自由。鸣飞义正辞严地说:“你们这帮刽子手,想用软硬兼施的诡计来动摇我的革命意志,简直是白日做梦!你们用严刑拷打得不到的东西,也别想用花言巧语来取得!今天你们把手铐铐在我手上,明天你们手上也会同样带上手铐,受到人民的审判!”
 
  在狱中,曾鸣飞以坚强的意志和毅力,挺住了身上的伤痛和精神的摧残,与凶残的敌人顽强战斗。同时,用秘密方式与难友们保持联系,互相鼓舞,坚定信念,为迎接解放,坚强地活下去。守狱的宪兵卓泽义同情他们的遭遇,在他们革命精神的感召下,愿为革命效力。曾鸣飞通过卓泽义与家人取得联系,李素君则把有关解放军胜利的新闻报道剪下来,连同报纸、铅笔头交卓转给鸣飞。鸣飞得到新消息,及时传递给同狱难友,让大家知道外面情况。当鸣飞和难友们得知人民解放军胜利渡过长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消息时,难友们无不欢欣鼓舞,共享胜利将临的喜悦。同时,鸣飞预感到,人民的胜利,预示着反动派行将灭亡,会更加疯狂地镇压革命和革命者。他在给妻子的信中写到:“让我们一起为新中国的诞生欢呼吧!成都的解放也不远了。但,光明显露一分,黑暗也向我们逼近一分,我可能看不到成都解放这一天,匪徒们定会对我下毒手的。如果我为革命牺牲了,那是我的光荣,你要抑制悲痛,坚强地活下去,迎接成都的解放,为新中国努力工作!”
 
  事情的发展,不幸被言中。1949年12月7日,国民党反动派统治即将在大陆崩溃时,特务机关将曾鸣飞和其他难友30余人枪杀于成都通惠门侧十二桥畔。
 
  “为革命牺牲是我的光荣”,这种为正义而斗争、为真理而献身的崇高品质,成为后人学习的榜样,激励我们珍惜今天,开创更加幸福美好的明天!
 
  

作者:本网编辑

主管:成都市青羊区委宣传部 备案号:蜀ICP备18000284号-2 承办:四川满江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成都易龙易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9-2020 成都市青羊区委宣传部 all rights reserved,Powered by elonge.com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