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测试上线,若有不足请多指正。 电话:028-86928062,邮箱:751072579@qq.com

抗日烈士解固基传略

日期:2019-12-23 / 人气: / 来源:《成都红色故事》

  解固基(1897—1937)本名基,字体泉,号明元,崇宁县(1958年并入郫县)竹瓦铺(现郫县唐昌镇)人。清光绪23年(1897年)出生于一个普通农家。他幼年勤奋好学,成绩优异文章书法皆有可观之处;身体强壮,有伟丈夫气概;性格刚直,敢说敢为。1916年在崇宁第一高小肄业时,每试均名列前茅,颇受教师青目。1917年秋,该校学生因反对体操教师毒打学生而罢课,解固基是学生代表之一,校长以“带头闹事”为名把解固基除名。他1918春年考入彭县中学,因常常对学校内的一些不合理现象提出批评意见,为校长刘某所不满。1919年开学不久,同学之间发生纠纷,刘校长趁机指名斥责解固基挑起事端蓄意捣乱,解固基不服,就和一些同学结伴退学,回到竹瓦铺家里。
 
  这年夏天,熊克武办的“四川宪兵兵弁学校”招生,他以第一名成绩考入该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川军部队里任职,五六年间,相继任川军李樾森部的排长、连长、营长。1926年部队驻防渝州时,附近民房失火,解固基率部驰救,灾民十分感激,赠送部队“救民水火”锦旗一面。同年8月,解固基因不满军阀当局的所作所为,兼之孀毋年迈无人照顾,于是辞去军职回家。不久,应桑梓父老之请,任崇宁县团练局教官队长,继改任崇宁县西一区民团大队长。
 
  这段时期,驻扎在崇宁县的部队是江放哪防军第七混成旅邝继勋团,团长邝继勋和他下属的三个营长都是中共地下党员。1927年,邝继勋介绍,解固基加入中国共产党,即被邝任命为该团新兵营营长。同年8月,崇宁县政府在中共地方党组织的支持下,在县城文昌宫举办“崇宁县团练干部训练班”,县长陈永珍(中共地下党员)兼任训练班主任,解固基任训练班大队长。训练班办了半年,培训学员200多人,解固基在学员中积极发展中共党员,并在地下党员陶铸(崇宁县安德镇人)等人密切配合下,在一些乡镇建立了“农民协会”和“手工业同业公会”,在县城的文昌宫开办“民办夜校”,并先后在君平乡寄魂庄和竹瓦铺等处举办“团练干部训练班”,动员广大贫苦群众读书识字,借以向他们传播进步思想。
 
  1928年5月3日,崇宁县各界群众为纪念济南“五·三”惨案三周年,解固基和刘少成等人组织各界人士和工农群众二三万人召开规模盛大的纪念会,会后在县城举行示威游行,高呼“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打倒新军阀!”“打倒列强!”等口号,声势浩大,群情振奋。游行中,解固基的好友万伯钊(中共党员,崇宁县南二区民团大队长兼该区农民协会主席)被邝团第二营营长马之骥寻隙杀害于东街。解固基大怒,立即联络邻近各乡民团数千人包围崇宁县城,自任民团联防指挥部总指挥,要为万伯钊报仇。后经邝继勋出面为军、政两方调解,事态才没有进一步恶化,但邝继勋团换防移驻彭县,县长陈永珍他调,。解固基也因此而辞去营长职务。从此地方反动势力猖獗起来,进步力量逐渐衰弱下去,解固基也隐居乡间。同年9月,崇宁县教育局长黄仲宇向新任县长李忠宇(国民党西山会议派分子)密告解固基是中共党员,李忠宇下令逮捕了解固基。幸好换防的驻军营长营长傅介凡是解固基宪兵学校的同学,他出面力保解固基,解固基才免遭一劫。解固基出狱后,决意除掉黄仲宇,趁黄仲宇到成都去的机会,派人将黄击毙在成灌马路的犀浦场口。事后解固基自知难以在崇宁存身,就带着妻子外出避祸。
 
  这年冬天,经人介绍,解固基到涪陵川军二十军郭汝栋部任第二团的营长。1929年随军出川,川军二十军改编第四十三军,解固基任该军第二十六师七十六旅的营长,驻防湖北阳新、大冶一带。1930年,女儿济黎在这里出生。
 
  1933年6月,解固基被抽调到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高教班受训一年,各科成绩优良,毕业后回原郭汝栋部任代理团长。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陆军第二十六师奉命由黔边驻地调赴抗日前线,解固基被正式任命为陆军第二十六师七十六旅一五二团团长。同年8月,部队开赴前线。解固基母子情深,临行前写信禀告母亲:“儿已开赴抗日前线。古人云:能尽忠则不能尽孝,儿愿移孝作忠,以报国家民族,请不再以我为念……”信末附诗一首,其中有“死后原为沙场鬼,生前不作故乡人”一联,表明誓死杀敌的决心。行军途中,解固基经常教育部下,捍卫国家尊严就要有不惜自我牺牲的精神,他说:“人生百岁,终不免死,为国捐躯,精神不死!”“国战已开,关系存亡,吾辈报国之日至矣!军人若不舍死,民族何由复兴。我部倘有一人怀幸存之心,临阵畏缩,不但为人所不齿,尤为军法所难容。”全团官兵无不感奋,摩拳擦掌,杀敌卫国。
 
  当时,二十六师的装备很差,据郑光路《川人之抗战》一文介绍:“一个连仅有士兵八九十人,只有一挺机枪和五六十支步枪。有的枪使用过久,来复线都没有了。还有少数步枪,枪柄用麻绳系着以防失落。武器之窳劣,可以想见。”解固基就是率领如此装备的一五二团士兵,肩负着川中父老的嘱托,于1937年10月,义无反顾地踏上生死未卜的淞沪前线。10月16日,他奉命到形势危急的“大场”这个地方接防,“大场”地处上(海)太(仓)公路要冲,日寇企图集中兵力从这里突破,就家族优势兵力,用飞机、大炮、坦克和各种轻重武器,对“大场”不断猛烈进攻。解固基率全团一千多名官兵血战固守,血战六天六夜,伤亡惨重,阵地仍岿然不动。日寇付出很大的代价,始终未能前进半步。10月23日早晨,日寇用重炮轰击解固基的阵地,他一再勉励部下:“人生百岁,终不免一死,为国捐躯,精神不死。”下午,战事进入最酷烈的阶段,他部下的第四连连长从阵地上退下来,向他汇报说:“团长,我的兄弟们快打死完了,要抵挡不住了……”这时,附近一支部队的团长大声喊他:“解团长,你的四连退下来了!阵地快要守不住了!”解固基大怒,骂了一声“你这个怕死鬼!”,当即举枪向正在他面前的四连连长射击,击中连长右肋。这个连长中弹后,仍然保持军人的礼节,艰难地向解团长敬了一个军礼才向后转,走了几步就倒在地上了。情况紧急,解固基大声命令身边的预备队;“一连预备队!跟倒我冲上去!”他手提短枪,奋勇当先,在日寇的枪林弹雨中率队直奔四连阵地,前进大约100米,他左臂骨头被敌人的炮弹炸断,半截手臂晃动着,血流如注,浸透了衣服,他不顾伤痛,仍拚死率队继续前冲,又前进几十米,敌人的一颗炮弹突然在他身边爆炸,“轰”的一声,尘土飞扬。士兵们惊呼“团长!团长!”尘埃散落,已经不见解团长身影——解固基已被炸得尸骨无存,遍地鲜血碎肉,辨认不出哪块是解团长的,只找到他戴的钢盔和一件满是血迹的挂着上校胸章的军衣。一个忠勇爱国的抗日指挥官壮烈牺牲了,当时年仅40岁。
 
  二十六师鏖战一周后撤到青浦,收容队伍时,该师两个团长(解固基和谢伯亭)阵亡,13个营长或伤或亡,连、排长伤亡200多人。解固基团的官兵大都壮烈殉国,活着的只有连长李伯涵(崇宁县人)和几十个伤残的士兵。解固基牺牲后,民国军政部追认他为陆军少将,抚恤家属银元二万元。
 
  民国27年农历8月23日(1938年10月16日),解固基的族人在竹瓦铺为他举行家祭,次日在崇宁县城举行展祭,崇宁县各界群众在县城南街万寿宫内,为解固基举办了隆重而庄严的追悼大会,会上响起了崇宁中学音乐教师梁士儒谱写的悲壮挽歌:“上海鏖兵,沙场浴血,忠勇为我解将军……”著名经济学家马寅初先生在追悼会上亲书“民族英雄”四字以示崇敬和哀悼。川康绥靖公署主任邓锡侯送的挽联是:
 
  枕戈待旦,沉沙有铁,撑持半壁河山,黄埔滩头催鼓角;
 
  跃马而来,裹革无尸,赢得一抔净土,清风林下葬衣冠。
 
  爱国民主人士、全国著名学者马寅初亲笔题写了“民族英雄”四个大字。
 
  追悼大会后,崇宁县各界群众在解固基的家乡崇宁县竹瓦乡的平乐山(横山子)严君平墓旁为解固基建立了衣冠墓,各界群众陪同解固基的妻子和年仅8岁的女儿解济黎一起,把烈士仅存的钢盔和血衣安葬在墓中。
 
  为了保障解固基的孤女济黎今后的生活及教育费用的供给,家里用民国军政部抚恤家属的二万元银元,专门给她购置了30亩水田和一座水碾。
 
  1986年,解固基被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再度追认为烈士。
 
  

作者:本网编辑

主管:成都市青羊区委宣传部 备案号:蜀ICP备18000284号-2 承办:四川满江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成都易龙易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9-2020 成都市青羊区委宣传部 all rights reserved,Powered by elonge.com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