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测试上线,若有不足请多指正。 电话:028-86928062,邮箱:751072579@qq.com

革命一生 战斗一生:李叔敬

日期:2019-12-23 / 人气: / 来源:《成都红色故事》


  一、革命青春
 
  李叔敬(1899-1935),字联熙,满族人,1899年生于成都东门外清安街66号。李叔敬出生在一个富有家庭,祖辈历任清朝官宦,世居北京。但是其父亲李献廷眼见慈禧专权,朝政腐败,内忧外患,便弃官从商,转而支持和参与革命进步活动。1927年,李献廷在吴玉章、刘亚雄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受家庭的影响,李叔敬青年时就积极参加党组织的革命活动。
 
  李叔敬在家庭的严格督促下,勤奋好学,从小就对读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有时连吃饭、走路的时候也手不释卷,以至于有人说他“读书成癖”。在近代历史的学习中,李叔敬从中明白中华民族的苦难根源,原来是满清王朝的昏庸腐败,引来了帝国主义的侵略,使得山河破碎、灾难重重。因而在青少年时代,就在心底埋藏着仇恨封建统治和帝国主义的种子。
 
  1919年,“五四”反帝爱国运动的浪潮波及到成都,此时在宾萌公学学习的李叔敬不顾学校当局的禁令,号召同学们行动起来,投入到火热的新文化运动中去。无论街头宣传、重要集会还是游行示威,他都带领同学们参加,无形中成为同学公认的“领头人”。但一贯保守持旧的学习当局,却把他视为不守校规的“捣蛋鬼”。
 
  1924年5月1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和中国青年共产主义组织在少城公园(即现在的人民公园)联合召开追悼列宁和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的群众大会,李叔敬和学生们冲破学校的阻拦,参加了这次声势浩大的纪念大会。在这次纪念大会上,李叔敬第一次听到了大会主持人杨闇公(1924年在成都成立的中国青年共产主义组织的创始人之一)在大会上演讲的《国际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情形》,使他对中国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原因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与理解,对军阀杨森阻止大会结束后示威游行的暴行也大加声讨。在演讲中,杨闇公提到的“自由不是空谈可得来的,非泪、血、汗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更是深深震撼了李叔敬,使他清醒的认识到必须要大力宣传,唤醒民众,依靠民众,共同斗争。从此以后,李叔敬更加活跃,经常在街头和学校揭露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罪恶。
 
  当时,盘踞在成都的反动军阀杨森,极度仇视革命群众斗争,宾萌公学害怕得罪杨森,为了维护学校生存,竟然以“不守校规,破坏教学秩序为由”将“为首分子”李叔敬开除出校,企图用高压手段阻止学生们的爱国活动。
 
  1925年春季,李叔敬通过其父亲李献廷的社会地位,很快转入华西坝美国人办的外国语专科学校去学习外语。在外国语专科学校学习期间,李叔敬十分气愤飞扬跋扈、高高在上的帝国主义分子,十分鄙视卑躬屈膝、仰人鼻息的学监。为了长中国人的志气,灭外国人的威风,他利用课余和假日,在教室、宿舍、球场,大摆揭露帝国主义的“龙门阵”;有时又以“说评书”的形式,讲古典小说和历史典故,由于他会唱川戏,又擅演丑角,经常讲的绘声绘色,惟妙惟肖,常常引起同学们的哄堂大笑和心底的共鸣,收到了很好地宣传效果。
 
  二、工人先锋
 
  李叔敬的爱国激情和言行,引起了该校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学生支部书记林楠的注意,认定他是一棵充满生机的好苗子,秘密给他阅读《响导》《中国青年》《共产主义A、B、C》等进步书刊,有意加以培养。经过一段时间的培养和考察后,1927年春,经团的组织部长杨尚志和韦仲达的介绍,经组织批准,李叔敬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这是李叔敬成长为一个无产阶级先进战士的重要转折。
 
  有了党的指引和团组织的培养教育,李叔敬更加心明眼亮。在学好外语的同时,在组织的支持下,他以研究历史为名,公开成立“中国历史研究会”,以团结更多进步青年同帝国主义分子斗争。中国历史研究会成立后,发展了会员三四十人,经常举行时事分析研究会以扩大影响。可以想象,在一个帝国主义分子办的学习,岂能容许学生们在眼皮子底下“胡作胡为”,在冲突日夜不断加剧的情况下,在帝国主义主子的示意下,雷姓学监凶相毕露的宣布“中国历史研究会”为“非法组织”,禁止一切活动。学生们对这一蛮横的决定,极为愤慨!李叔敬怒不可遏地质问学监:“你是不是中国人?我们研究中国历史不合法,请问研究哪国历史才合法?你不要忘记,历史上哪一个为虎作伥的卖国贼有过好下场!”这个帝国主义帮凶恼羞成怒,见硬不行,又绞尽脑汁,向主子建议,来个“调虎离山”,把为首的李叔敬撵出学校,便可“风平浪静”,但又不敢明目张胆的开除出校,害怕因此激起学潮,难以收拾。1927年夏,外国语专科学校居然以“成绩优秀,提前毕业”的鬼花招,将李叔敬变相开除出校,此时离李叔敬正常毕业还有一年半的时间。
 
  李叔敬被变相开除出学校后,把他父亲开设的商业机构宝兴盐号作为党活动的秘密据点,他以盐号“管账师爷”的名义做掩护,继续从事革命活动。盐号楼上专门造了一个秘密夹墙,中共川西特委工人运动委员会的“技术组”(即宣传部)就设在这里。除秘密集会外,这里主要由杨尚志、韦仲达、池化鹏三人负责印制标语、传单和其他宣传品,他们在工作时,李叔敬就在楼下望风警戒。反动军阀经常在成都街面上发现“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打倒帝国主义!”、“打倒烂军阀!”、“中国共产党万岁!”等革命传单,气得咬牙切齿,动员大批军警特务追查,始终找不到来自何处。
 
  1927年重庆“三·三一”惨案和上海“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之后,面对清党反共的白色恐怖和血腥屠杀的险恶局势,为了打击军阀们的反革命气焰,在中共川西特委的领导下,中共成都特支联合工、商、农、学各界进步团体大小百余个,成立了“反抗劣币大同盟”,并于1928年1月4日举行第一次代表会议,决定全面出击的斗争策略;一时间,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商民罢市、各界市民游行示威,一场反劣币斗争,有如滚滚洪流,奔腾向前。在这次规模壮阔的斗争中,李叔敬率领工人群众冲锋在前,大力宣传、发动群众游行示威,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最终,反劣币斗争取得了重大胜利。
 
  1928年10月的一个晚上,在西门八宝街口的宝兴盐号楼上,李叔敬经历了一生中最为激动、最为难忘的时刻。由于政治上的日渐成熟和实际斗争中的表现,经本人申请和党组织审查批准,李叔敬正式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
 
  为了加强工人运动的领导和恢复被破坏的工人组织,更加有力地和反动派做斗争,党特选派大批得力骨干深入工人群众中进行宣传组织工作。经党组织研究决定,李叔敬被派到生活最苦,斗争性最强的橡轮载重车(即板板车)任“成都市橡轮运货车业工商同业工会主席”,以公开合法的名义迷惑敌人,继续革命斗争。在此期间,李叔敬同蔡明钊、杨尚志、韦仲达等人经常每天傍晚“亮灯为号”,赶到事前约定的茶馆如祠堂街的“春风一醉楼”、商业场的“一品香”、西御街的“西园”等开“碰头会”,会议内容包括汇报工作、交换情况、布置任务、确定下次碰头地点等。
 
  1929年2月下旬,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刘愿庵(1930年在重庆英勇牺牲)从莫斯科开完党的第六次代表大会回到成都,传达“六大”精神和今后的战斗任务。此次会议以省委扩大会议的形式,在华西坝僻静的青春岛上举行,李叔敬和其他30人参加了这次重要会议,他从中受到了一次生动的马列主义教育,进一步明确了共产主义理想和今后战斗方向。
 
  这次会议召开后,李叔敬在西门外石庄茶园办起工人夜校,参加的有橡轮载重车、人力车和其他行业工人100余人,主要目的就是通过学习文化的机会,灌输革命思想和培养革命骨干,加强组织性、纪律性和战斗力。很快,他把组织起来的工人引导到配合当时此起彼伏的工人罢工、学生罢课的斗争中。
 
  第一炮是打掉敲骨吸髓的“桩桩税”。所谓“桩桩税”,即在各道城门之外,每隔50公尺的距离,就竖一半人高的木桩,凡路过载重板车经过木桩时,须缴5块铜元的税才能放行,是当时驻军部队私设的苛捐之一。当时从九眼桥水码头运盐到西门,沿途就要上税好几次,商民和工人对这种似同“买路钱”的苛捐恨之入骨,但是无人敢出面反抗。不过现在这个刚上任不久的工会主席李叔敬却敢于提胸直腰地为工人的疾苦出头。一次,一部板车路过南门外的凉水井关卡时,因租车老板不在,工人无钱上税,税丁不分青红皂白,毒打工人伤重致死。几百工人无比愤怒,身为工会主席的李叔敬更是怒火万丈,于是奋不顾身的带领板车工人,把沿途所设的桩桩全部打掉,全城轰动。警察局却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把领头人李叔敬拘押治罪。但是过了两天,就由他担任商民协会会长的父亲李献廷将其保出。从这以后,所有运盐板车,采取集体行动,数十部车子一起结对过卡,人多势大,税丁不敢阻拦,经过这次斗争,取得了不再缴“桩桩税”的胜利。
 
  不久,李叔敬又带领工人乘胜前进。为取消板车押金和减低车租,和资本家展开了面对面的斗争。此前,资方以橡胶轮胎系日本进口货,成本高昂为借口,每部板车的押金高达十块银元,一般工人根本无力筹措,遂出现“二车主”转租给工人,又从中增加一层剥削,每天每部车租高达5个铜元,工人所得血汗钱,难以维持最低生活。李叔敬和工人代表多次和资方谈判,要求减免车租和押金,均无结果;工人们忍无可忍,在党的领导下,展开罢工斗争,最终迫使资方让步,关于押金,有保者免收,无保者减少为5元,车租减低百分之八十。
 
  李叔敬的革命活动,引起了反动当局的注意,并把他列进了逮捕的黑名单。党组织为了保护他,1932年指示他转移到贵州习安平民工厂去担任该厂地下党支部书记。这家工厂是倾向革命的川军旅长袁品文所开设,袁品文曾拜李叔敬的父亲李献廷为师,所以对年轻有为的李叔敬甚为赏识,因此安排李叔敬担任平民工厂代厂长职务。
 
  1933年春,刘湘占领成都后,把原来在重庆设置的特务机构—特务委员会原封不动地搬到成都,利用无耻叛徒做鹰犬,大肆破坏地下党组织。为了继续开展斗争,1933年夏天,党组织决定,将李叔敬从贵州调回成都抓工人运动。回到成都后不久,组织派遣他率领20部橡胶轮载重车,每部选配6名精干的工人积极分子,以转运盐巴为掩护,前往遂宁支援武装暴动,结果因事机不密,基础较差,宣告失败。
 
  三、狱中斗争
 
  1933年冬,当李叔敬转回成都时,在街上被叛徒刘伯义(解放初被镇压)碰见,当天深夜四更,这个无耻叛徒,带领特务潜往清安街66号,将李叔敬逮捕,并投入正府街华阳县监狱。
 
  当刘湘的特委会抓到李叔敬后,兴高采烈,以为他是公子哥们出身,一定怕死,企图从他口中“掏”出重要线索,将其他的共产党头目“一网打尽”。愚蠢的敌人哪里知道眼前这个铁汉子,从参加革命那一刻起,就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不管敌人多方利诱还是严刑拷打,他只承认是做盐巴生意的“生意人”,是李家的“三少爷”,其他的一概不知,坚决不吐露党的半点机密。后来,敌人又从他父亲身上打主意,要李献廷出面“劝说”,满以为他们父子情深,定能使李叔敬“回心转意”,那知又碰了壁。李献廷回话说,如果想从我儿子身上捞点“油水”,请开个价,我尽力设法,至于他是不是共产党员,我看不像。
 
  就在敌人施展各种花招的同时,李叔敬却在监狱里计划如何把监狱变成战场,开展新的斗争。他首先分析了狱中几百名难友的情况,得知大部分是从各地抓来寄押的地下党员和进步青年,少部分是农村拖欠地主押佃的农民和到期还不起高利贷的城市穷人,其中有很多具有地下斗争经验的同志,有利于开展狱中斗争。经过一段时间的活动,李叔敬很快成立了狱中地下党支部,书记为李叔敬,支委有骆德福、严家修等人。从1934年初至1935年5月的一年半左右的时间,一座国民党反动派的虎穴魔窟,变成了一个维护真理的“特殊战场”。
 
  旧社会的监狱是一个不折不扣、暗无天日的人间活地狱。在这里,每间牢房仅有一个比人头稍大门洞透气;睡的地方,挤得连翻身也困难;吃的是带有谷、稗、鼠屎、砂子、虫子、草节的霉米“八宝饭”,放风也不准,条件极其恶劣。敌人企图用残酷的手段来迫使关押的“政治犯”,因不忍受而“悔过自新”。针对敌人的阴谋,党支部展开了坚决的斗争,首先便从改善生活待遇作为突破口,要求每天上下午放风两次,否者就开展绝食斗争。由于大多数“政治犯”都是寄押性质,不是华阳县直接抓捕的,县长唐步灜考虑到万一绝食死了,交不了差,只好勉强答应放风要求,每次以15分钟为限。这一胜利,不仅使彼此有了更好的接触机会,更有利于开展斗争,也大大鼓舞了同志们的斗争勇气。为了粉碎敌人不准大家大声说话的无理禁令,李叔敬结合监狱的实际情况,编写了两首革命歌曲:
 
  第一首《热血歌》的歌词为:
 
  殷红的血,映照着火热的太阳;
 
  突进的力,激跳着复仇的决心;
 
  洗清,我中华民族的国土;
 
  开辟,一条解放奴隶的先路!
 
  第二首《囚徒歌》的歌词为:
 
  囚徒!不是囚徒,是俘虏!
 
  黄饭和苦菜,蚊蚋和飞蚤;
 
  瘦得了我的肉,伤不了我的骨。
 
  重门和铁槛,枷锁和铐链,
 
  锁得住我的身,禁不住我的心!
 
  这两首歌很快就在狱中各个牢房教唱起来,起先是于敌人晚间管得松动时,轻声教唱。学会后,常于开饭前放声大唱,显示团结一致的力量,尽管敌人暴跳呵斥,百般阻挠,仍无济于事,嘹亮的歌声,照样响彻在监狱的上空。
 
  由于第一次绝食斗争的胜利和通过教唱革命歌曲,狱中政治空气更加浓厚,这为要求改善伙食,争温饱而进行的第二次绝食斗争,创造了更有利的条件。在党支部的领导下,大家第二次向狱方提出要求:一是不准再克扣“囚粮”;二是每餐供应适当蔬菜,一个月打一次“牙祭”。经过李叔敬等人的艰苦斗争,加上狱方做贼心虚,害怕事情闹大,引来上级追查贪污账目,不得不答应大家提出的要求。尽管吃的仍是“八宝饭”每餐配点烂咸菜和一个月象征性的打回“牙祭”。但是比起过去的情况,有所改善,斗争又一次取得了胜利。
 
  李叔敬在政治上关心难友的同时,在生活上也关怀备至。他从小在父亲的教导下学会中医。狱中难友患病时,他不仅按脉处方,还叫他每天送饭的爱人第二天将药捡好送来;狱中伙食恶劣,难以果腹,他经常将家里送来的大盆的肉、饭和其他蔬菜,分送给难友;三天两头,还叮嘱爱人送饭时,暗藏一块银元在饭里,送进狱中,支援身无分文的同志作零星开支。此外,李叔敬为了让大家精神上有所寄托和多学点本事,在每天的空闲时间,他都主动教难友学习英语和法语。
 
  李叔敬在被捕后,地下党和他父亲曾多方设法营救。敌人提出的条件是:只要写份“悔过书”,就可释放出狱。李叔敬答复得很干脆:“我无过可悔,宁愿把牢底坐穿也不低头!”后来被敌人暗塞在狱中的一个叫陈国荣(解放初已镇压)的叛徒告密说,李叔敬在狱中组织地下支部,领导绝食斗争,敌人又一次对他严刑逼供,要他交代地下支部组织及活动情况,结果仍一无所获。为了反击敌人的迫害,地下党又发动了第三次绝食斗争,提出无罪开释全体“政治犯”的要求,李叔敬宣称:如果不答应无罪释放要求,绝不进食,为革命献出生命和鲜血,是极其光荣的。
 
  1935年5月下旬,李献廷家来了一个华阳县的狱卒,冷冰冰的通知说:“你们家的李叔敬,‘病’得快要断气了,县长要你们赶快派人去接回来。”得到监狱通知后,李献廷亲率儿媳荣丽卿、孙子李恒之,祖孙三代及其他亲友10余人,前往监狱探视。看到李叔敬已被敌人折腾得瘦骨嶙峋、满身伤痕、气息奄奄。
 
  李叔敬被抬出监狱不久,即在亲人们的呼唤中停止了呼吸。享年36岁。
 
  李叔敬绝食牺牲的消息,引起很大的震动,为了把丧事办成显示对烈士的崇敬和对敌人的憎恨,群众们自发地把整条清安街变成了一个大灵堂,各方赠送的挽联、祭幛,挂满了街道两旁。隆重的悼念活动,持续了一周左右。出殡那天,气氛严肃,送葬人群,群情激愤;尽管形势险恶,仍有商店和市民,不顾威胁,在路边设香案祭奠这位“不怕死的英雄好汉”。
 
  支配战士的行动的是信仰,他能够忍受一切艰难、痛苦,而达到他所选定的目标,这就是优秀共产党员李叔敬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
 
  

作者:本网编辑

主管:成都市青羊区委宣传部 备案号:蜀ICP备18000284号-2 承办:四川满江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成都易龙易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9-2020 成都市青羊区委宣传部 all rights reserved,Powered by elonge.com 免责声明